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本仙在此在线阅读 - 第八百零七章 蛤蟆点了一盏灯

第八百零七章 蛤蟆点了一盏灯

        理智?多少灵石一斤?

        杂草的!

        就是干!

        头一回参与这样拍卖会的蛤蟆,完全就跟小白一样,那叫人给圈的,差点流下了悔恨的泪水。

        所幸的是,真就有比他喊价高的,所以在一次转盘转成了“流水”以后,蛤蟆一边捶着自己的小胸口,    一边瞪着一对大妖眼,紧紧盯着转盘上的指针,直到那玩意也停留在了“无”字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松快了。

        因为在他的心里,只要倒霉撞“背”字的不止他自己一个就行。

        并且这人越多越好,多多益善那更是天大的喜事儿,    完全不想想他有什么可高兴的,    毕竟既得利益者,    可是人家天盟。

        但这种转盘活动就是如此,看的时间越长,越容易上钩,尤其是在大家伙都一个劲儿的摩拳擦掌的嗷嗷直冲的时候,什么理智,那都是屁啊!

        并且还出现了所谓的“垫手”一词,换言之就是有倒霉蛋接连几次不中以后,那么下一次就有可能一举获得。

        因为前边的那位仁兄已经把霉运消耗干净了,所以在他或者是他垫手之后的叫价,必然是络绎不绝。

        又或者是点了一盏“明灯!”

        让倒霉鬼在前方趟雷,等这雷都踩干净了,剩下的不就是大奖吗?

        蛤蟆摩拳擦掌的跃跃欲试,并重点关注那几个经常出价的倒霉蛋,然而……

        真有踩狗屎里蹦出来个金豆子的时候,原以为那老几位是千百年不能开张的瘟神上了身,却不曾想,这弓腰一拜,居然拜出了个能吓跑瘟神的大财神。

        一语中的!

        一转就中,    又是接连几次啪啪的打着蛤蟆的脸,    都他娘的快抽肿了,也没让宋钰搞明白,这几位的运气怎么一下子就好起来了?

        所以脸色极度难看的他,咬着自己的后槽牙,一个屁也没再放的当起了闷葫芦。

        可这样的情形委实没持续太长的时间,因为就在又一件法宝被人转走的当下,那负责拍卖的大妹纸,真就将镇灵旗摆了出来。

        算一算时间,确实也该轮到这玩意了。

        从最低品的丹药开始,然后是略微高一等级的法宝,再到上品等级的法宝,这镇灵旗也是该出来的时候了。

        于是刚刚本着要心如止水的蛤蟆,一瞬间,内心里的涟漪那是层层的迭起还不说,血压都跟着一个劲的往上噌噌的冒。

        毕竟这杆旗幡类的法宝,可是他早已定下的必得之物。

        所以在大妹纸在慢条斯理的介绍这件法宝之时,蛤蟆的那对绿色的妖眼却是死死的盯着一旁的大转盘。

        心里边还祈祷呢,太上妖皇,妖仙祖奶奶,保佑你家蛤蟆小玄孙,    一转既能得手,回头小的定然活祭万千生灵,给二位老妖仙打打牙祭之类的云云。

        所以当负责拍卖的大妹纸,小锤一轮的开始,宋钰便已经迫不及待的出了价。

        并且还在底价十万灵石的基础上,硬生生的加了十万的价,此举乃是当头棒喝,是要现场的爷们都知道,这个玩意,杂家是要定了!

        完全就是先声夺人!

        不曾想还真有不开眼的,你加价十万,那老子就再来十万,看谁先顶不住。

        本着你硬我要更硬的原则,宋大蛤蟆再张一嘴,直接再来个十万。

        一瞬间,全场……

        嗯,没压住……

        因为立马就又有人加价五万,甚至还有跟着十万十万的往上抬。

        蛤蟆气的脑门子上青筋直冒,如果没有那个转盘,这样的加价在蛤蟆爷爷这里,真不叫钱,可要算上转盘的几率,以及蛤蟆精天生的倒霉体质,那这灵石说不上要用多少。

        可由于前边的那几位在之前的转盘里,就跟被仙女亲了嘴一样的幸运,宋钰还真就不敢坐以待毙的把机会让出来,哪怕是一次也不行。

        所以一边默默的攥紧了小拳拳,凭空使劲的大喝道:“再来十万!”

        此时镇灵旗的叫价,就在刚刚的一顿混战里,已经被顶到了八十之数,宋钰这时的再次加价,你还别说,这次是真的有用了,甚至连拍卖负责人的三次重复价位,亦是无人搭话。

        于是乎“当!”的一声响,小锤一落,这价格就算是定下了。

        接下来蛤蟆所在的包厢便有人来收取灵石,之后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蛤蟆一张嘴,来他个“转”字一起!

        嗡嗡声瞬间响彻全场,就在所有人共同祈祷不中的氛围里,唯有宋大蛤蟆自己瞪红了眼,两瓣屁股都夹紧了,直待那轮盘的指针一停之际……

        瞬间的虚脱,随之而来的哄笑,就跟被人哐哐的揍了一顿一样,蛤蟆那张老脸白里透着红,是要多丢人就有多丢人,并且他这运气,委实是完犊子。

        “因为是流局,那么新的一轮叫价,现在开始。”

        蛤蟆眼睛都红了,哑着嗓子道:“二十!”

        人家一听这人又叫价了,于是笑着的也开始了一声声的吆喝。

        宋钰从来没觉着自己这么难过,从前都是他扒人家的皮,甚至有时候连个骨头渣子都不给人剩下,可如今呢?

        自己简直成了挨宰的肥羊,这羊毛给他薅的,比葛大爷还葛大爷!

        而这还不算完,羊毛整干净了,那就放血割肉,宋钰疼的,浑身直哆嗦。

        就连目睹这一切的龙头鳄都眼睛直翻翻,因为到现在他也没弄明白,自家的主子为啥偏偏要整那杆都快破成抹布一样的破旗呢?

        而这一轮,毫无意外,蛤蟆又得胜了,并且比起之前的九十万又多花了十万。

        可当最后转盘的指向一停的时候,宋大蛤蟆险些当场昏倒,那一屁股坐的,尾骨疼都没觉察出来。

        龙头鳄则偷偷的捂嘴偷笑,至于会场里边,那依旧的火热又朝天,满屋子里的讥讽和讽刺,气的蛤蟆精险些一口气没上来,差点就嘎嘣嗝屁在此。

        但是他不甘心,就好像百折不挠的战士一样,在枪林弹雨里重新又站了起来,并且扯破嗓子的嚎叫着:“十万,十万,再来十万!”

        疯了,这是彻彻底底的疯了,可正因为这股子豪横的劲头,也让本就沸腾的会场算是彻底的炸了锅。

        您要问为什么不是吓唬住这些个妖啊人,毕竟蛤蟆的做派,那就跟暴发户一样,老子就是有钱,不服来战!

        究其缘由,还是因为这里的“明灯”啊,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