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长生路行在线阅读 - 第八百七十七章 蛮蟾

第八百七十七章 蛮蟾

        天凤虽说能是在能接受的范围内,但是他的脸色并不好。

        “看来这些年来,情况倒是不容乐观,在三境各宗中安插的暗子看来是被清理出一大部分了。”张世平叹道。

        “放心,还没到那程度,况且人没了再派就是了,这都是小事而已。只是可惜了在红月楼与白马寺那边安插的三位金丹修士,    被他们揪了出来,如今已没能再传回半点消息了。”天凤说道。

        张世平略一颔首,而后神念一动,手中多出了个三四尺长,一尺来宽的玉盒来。

        而后他开口问道:“不知丘从现在是否有空?”

        这玉石极为通透,不用打开,便可以看到里面放着一株紫色根茎,    生有五分枝,叶片呈针形,    边缘带着淡淡金色的灵药。这是他所得的十一株宝药中的其中一株。

        这种灵草生长环境极为苛刻,须得在深海中的火山之中才能生长,每千年分出一枝,五千年灵叶金染,乃是世间不可多得火属性宝药。

        当然原本从姜似手中借的那七株宝药,张世平并没有还回去,不然他还倒欠一株。

        “紫华炎丹?”天凤问道。

        “没错。我如今手中有两株紫华草,如果丘从有空,那此次就要拜托他开炉炼丹。亨运乃是炎灵根修士,年轻时候丹田受到重创,我当时所寻的灵丹,虽勉强治好了他的伤势,    但是毕竟是拖了太久。他到六十岁时才勉强筑基,    如今结丹更是数百年了,勉强晋阶到中期。这时如果不帮他一把,这辈子恐怕连后期都难成。”张世平叹声说道。

        如今郑亨运已经五百岁有余了,    他数百年的苦修直至三十年前才刚晋升至金丹中期,    这对于一位炎灵根,且有着元婴修士在背后支持的金丹修士而言,修行速度算是偏慢的。

        “值得吗?这等宝药可是极为难得的。”天凤眉头微皱。

        “世上的东西哪能全部用值不值得来衡量,你不觉得我们修行到现在,变得有些过于理智了吗?他是我从山中带出来的,如今又是矢志修行,算是难得。这种关键时候,我如果不出手助他一臂之力,那他这辈子就真的没有半点希望了。”张世平缓声说道。

        天凤的话,并不是没有道理。郑亨运即便有这等五千年宝药所炼制的紫华丹相助,但是想要修行到金丹后期,少说也要再有百余年时间,那时候他都已经七百年岁了。

        到了这岁数之后,即便是金丹修士也不免会开始走下坡路,潜力大减。

        纵然郑亨运能在最后的百年内,将法力再往前进一步,到了金丹圆满,这就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到时以老朽之身渡成婴雷劫,其中不可意料的凶险更大,    成功的几率怕是连一成都不到。

        “既然他入了你眼,    那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不过丘从前些日子刚开炉炼制千芝灵丹,    恐怕没有那么快。我们先去那怨火煞谷一趟,等回来了也应该就差不多了。”天凤说道。

        身为外人,他也不好再说什么。

        “那我们早些过去,不过这时候那伪灵之火应该还没有彻底成形,这只不过是天地灵物出世前的征兆而已。稍等一下,我将姜似那家伙唤回来。”

        张世平一说完,立马以血契沟通。

        不过却发现这家伙已经跑到百余里外,正遁入青火谷炎潭中盗取珀光酒。

        在它折身返回的期间,张世平告罪了一声,留下了天凤一人在厅中独坐,他回到了静室中,伸手在腰间玉带上一抹,取出了十一个装着宝药的玉盒,妥善地放置好,又设下了禁制,而后才离开了静室。

        这些宝药药力太强,须得经过一番炼制,成了丹药,才能服用。若是将其强吞下,反倒会对自身造成不小的负担,其药性也会浪费掉七八成。

        因而在修士斗法之时,它们并派不上什么用场。

        张世平如今将要外出,自然不会将这些暂时用不上的宝物全都带在身上。要是有个万一,那么岂不是白白便宜了敌手,还不如留在自己的行宫内。

        即便哪一天他真的出了不测,那么这些宝药也能有一小部分落到家族那几位金丹小辈手中。

        百余里的距离,对于元婴修士而言,花不了太长时间。

        张世平这边刚放好,走回到厅中的时候,姜似便回来了。只不过它手中提着一坛还冒着滚滚热气的珀光酒,那坛身上还刻着个‘张’字。

        姜似仰首一口将其饮尽,而后把酒坛收进了张世平刚才所赠的玉带内,消灭了证据。

        “三百年的?”天凤嗅了下空气中弥漫的酒香。

        “三百七十八年,我尚在青火谷时所酿制的一批,共有三百坛。你不是全都拿走了吧?”张世平说到这里,眼睛不禁眯了起来。

        “哪能,这次拿得不多,只有五坛而已。”姜似急忙解释道。

        只是一旁的天凤却传音道:“匀给我两坛。”

        姜似轻轻地点了下头,一人一妖瞬间达成了默契。

        “嗯,这次?”张世平瞬间抓到了重点,轻哼了一声。

        “走吧。”天凤插了一声。

        张世平一听,也只好暂时放过姜似,而后两人一妖周身灵光一裹,化为三道惊虹,冲天而起,消失在云间。

        ……

        ……

        一个时辰左右,距离远霄城四千余里外的张国衡州上空,三道遁光从云中掠过。

        张世平、天凤、姜似飞临怨火煞谷之上,俯瞰而下。

        “再过個几年,怕是要开始疏散衡州郡城了。”张世平说道。

        如今的怨火煞谷早已化为了一片荒地,他们隔着数十里,在高空中以神识横扫,从中便能感受到一股犹如火山般的精纯火灵力在涌动着。

        那封印着蛮古气息的法阵,已经开始有些不支了。

        以怨火煞谷为中心,方圆十余里的山林已经全都枯败,空中的水汽在这等炽热的高温下,显得有些扭曲,反射着阳光,造成了一种与海市蜃楼般的幻景。

        他们缓缓落下,来到了在此地守护的郑亨运、张添武还有三位张家筑基身边。

        “拜见老祖,天凤真君、姜真君。”张家五位修士立马拱手躬身行礼。

        “亨运、添武,这三日来可有什么异动,那蟾声是否还有响起?”张世平问道。

        “前两日有过一次,昨天夜里阵中火光闪动了片刻,随即又安静了下来。”郑亨运据实说道。

        张世平听后点了点头,然后转头看向天凤,问道:“你认为呢,我们可否要进去一探究竟?”

        只不过天凤却摇了摇头,开口说道:

        “照你而言,如果真的有蛮蟾盘踞,那至少是有着元婴中期的修为。暂且不要惊动它。亨运、添武你们两人去找一下渡羽和丘从,让他们记得带来九幽玄水大阵的布阵材料。还有你们三个,过去先疏散附近衡州郡城与附近的百余万名凡人,至少要退到百里开外。此事在一年内务必办得妥当。”

        “遵旨。”张家五人见张世平轻点了下头,这才齐声应是。

        而后张世平才接着补充了一下,语气淡然地说道:

        “此事先去和张国这一代的皇帝说一声,让他那边全力配合,要是做不好,就换个人来做。还有若是在迁移凡人的过程中,那些商贩从中牟利,故意抬高粮价等民生之物,你们可便宜行事,必要时实行连坐灭尽九族,连他们背后的修行家族也一并斩草除根,以儆效尤。而要是我们张家世俗支脉,那就将这一脉除去,你们可要交代好了,到时候宗门这边自会有人监督。此外,若是粮食、衣物、药材等民生物资不够的话,你们再回远霄城一并采购。等安定好这些凡人,他们今后的生计,你们也一并安排好,分下土地,莫让张国整个国家因此动荡了。”

        一听到这里,三位筑基修士背后不禁有些发冷,连忙应是,肩头上更是沉了几分。

        这事关百余万凡人迁移的事情,若是让世俗中的官员、世家来做,那指不定会做出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毕竟事关利益,只需吃上一口,就能满嘴流油,他们不可能不心动。至于那些百姓黎民的生死,与他们何干?

        对于那些灵植师而言,或许培育各类灵药要费很多心力,但是要是种植世俗五谷,那就极为简单了。

        只要他们肯舍得灵石,保证地力能跟得上消耗,这些灵植师一年甚至能种出五季水稻小麦。

        然而并不会有修士会如此浪费,毕竟世俗中一颗下品灵石抵得过百两黄金,这一亩地即便一年能种个上百季,所得的粮食,又哪能值得了那么多?

        不过远霄城本就是灵脉汇集之地,城中灵气最为薄弱的也堪比一阶灵地。

        除此在城外方圆两三百里的土地,即便不是灵地,那也是最上等的田地。

        这远霄城可是绵长千余里,这些土地足有一两百万顷,所产出的粮食足可以养活近二十亿凡人。

        再加上这些地方,几乎不存在什么天灾,每一年的粮食产量并不会有什么波动,因而算是南州三大产粮地之一。

        因而张世平这位元婴老祖想调出够活百余万人的粮食,自然是轻而易举。这只不过是他想与不想的问题而已,说到底一句话就能解决。

        毕竟这些元婴修士的影响力可不止在修仙界的斗争中,他们对于世俗的影响更甚。一言而定百万凡人生死,不过是常事而已。只是这百余位真君,都比较克制自身,不会太过于去影响世俗。

        至于另外两处,则在飘渺城与冥月城附近。

        此外南州诸多灵脉附近,还有大大小小的产量地,不一而是。

        不过这些地方都在各宗各家族的掌控中,他们会依此来调控世俗的人口,使之保证在一定的数量。

        既不让人口暴涨,也不会使其锐减。

        “世恒你倒是一副好心肠。”天凤听后,不禁笑道。

        “修行者彼此之间生死相斗就好,不管下场如何,一切都是自己的命数。至于世俗方面,我们还是不要太过干涉了。”张世平应道。

        “这等小事伱决定就行。”天凤说道。

        他看着这处怨火煞谷,眼中带着些忧虑,接着说道:“等伪灵之火真的出世,此地异象怕是掩盖不住了。到时候还有蛮古气息一并爆发,这里怕是要化为一方绝地。”

        “事先先做好准备吧,我们要有个先手。”张世平应道。

        而事到如今,天凤也不禁恍然明悟了过来,他苦笑了一声:“骆山这只老狐狸还真的厉害,他怕是发觉了伪灵之火在此地孕育之时,就已经开始在布局了,好一个阳谋。”

        “只不过我们还不清楚,这伪灵之火到底是他们招引过来的,还只是个碰巧而已。”张世平也是满脸的凝重之色。

        “以他们的手段还无法干涉真灵气息,除非是唤醒宗门中沉睡的灵宝神祇,不过他们应该还不至于做到这种地步。”天凤摇头说道。

        他身为玄远宗的执掌者之一,对于五宗的底蕴知道的比张世平更多。宗门非到生死存亡之际,其底蕴是不会轻易动用的。

        就在他们交谈之时,忽然间在那谷中,有一道赤影闪过,随即激发了张世平两百余年前布下的蛮古镇封法阵。

        在淡红的灵光光幕内,有蒙蒙的雾气在乱窜着。

        其中还有着犹如闷雷般的蟾鸣声在鼓荡。

        “我们现在还是先加固一下此地的阵法,免得蛮古气息外泄,让这头蛮蟾冲到外界。”

        张世平一说完,大袖一挥,近百柄阵旗连成一线飞出,犹如点星散落,没入谷外四周的山川土石之中。

        随之一重又一重的赤色灵光,赫然升空而起,将怨火煞谷笼罩了起来。

        当然这只不过是用来应急的而已。

        “当真是奇怪!依照常理,距离伪灵之火完全成形,应该还有百年左右的时间,这头蛮蟾不应该如此暴躁。”天凤沉声说道。

        说到这里,两人对视了一眼,几乎同时说道:“骆山。”

        “看来应该是骆山他们在暗中搞鬼了。”张世平神识横扫四方,注意着附近的风吹草动。

        虽然五宗有着那阴冥盟约制衡,但是指不定骆山会借助其他的手段来对付他们两人。

        过了片刻后,两人收回了神识,凝于周身里许方圆内,彼此摇了摇头。

        在他们的神识探查中,这附近并没有其他的修士存在。

        “小心一些吧。”天凤说道。

        张世平颔首,他挥手祭出一团金光,化为一面面光华流转的小镜。

        只见金光镜闪烁了一下,便隐匿在四周,不见了踪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