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嘉佑嬉事在线阅读 - 第646章 狩猎(4)

第646章 狩猎(4)

        第646章    狩猎(4)

        菩萨这个尊号,在其他世界,不知是何等情况。

        但是,在这一方上界,能够冠以‘菩萨’尊称的,无非是几个条件。

        其一,修为足够。

        这一方佛门,能够得到‘菩萨’尊号,其真仙果位,起码是三十一重天的水准。法力浩瀚无边,大道感悟至深,智慧高远莫测,举手投足,有改天换地之力。

        其二,不吃亏!

        第一条件,只是前置的基本因素,第二条件,才是硬性的,隐形的诉求。

        所谓不吃亏,就是,吵架,你吵不过他;打架,你打不过他;坑人,你坑不过他……这一方上界的菩萨,但凡出场,就一定要占足了便宜,占尽了好处,除非伱的修为比他强出太多,否则你绝对不可能从他手上抢走半点儿利益。

        站得稳,扛得住,庇护一方,荫护一地,羽翼下的大和尚、小和尚,在其庇护下可以横行一地,睥睨四方,任凭他横行霸道都不会吃亏……有这种手段的,在这一方上界,才能得到‘菩萨’的尊称!

        是以,见到两尊菩萨突然出现,焓光君满脸是笑,三百许御风大鹏个个喜笑颜开,那被困的银毛大鹏更是扯着嗓子尖叫起来:“两位菩萨救命,救命,这老鬼刚才还口出狂言,对佛门有大不敬!”

        洛云真君的脸色就变得很难看。

        泰元小君,鲤渊等晚辈,更是一个个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两步,全都躲在了洛云真君的身后,一个个屏住呼吸,再不复之前的嚣张跋扈。

        至于被送到接引宝船船头,准备放手杀人的洛水仙子,更是一声尖叫,好似不小心掉进粪坑的小仙女,手舞足蹈的,面孔扭曲如鬼,忙不迭的窜回了自家祖父身边,两手紧紧抓住了洛云真君的袖子。

        洛云真君另外一支袖子狠狠一挥,顿时漫天清气紫光流转,想要凭空凝阵,将这群晚辈送回混元罗天教的山门。

        但是那骑着白象,身披青色僧衣,生得俊俏粉嫩的菩萨‘呵呵’一笑,右手拂尘向前一挥,就有无数拇指大小,形如鲤鱼的银光‘索索’有声的向前飞出。数以万计的小小鲤鱼朝着那汇聚的清光紫气一阵乱啄,就将眼看要成型的大阵啄得支离破碎。

        “洛云真君,自上次元龙法会,你我有百年未见了……今日在这断因果,绝天机,不可测,不可算的清明虚空中有缘相见,何必步履匆匆?”

        洛云真君目露狐疑之色,死死朝着两位菩萨看了又看。

        这一片清光幽微的虚空,是上界的天生界膜,一如这位菩萨所言,在这一片虚空中,一切因果,一切天机,尽被屏障。无论多强大的存在,也无法在这清明虚空中捣鬼。什么天机卜算,什么心血来潮之类的事情,于这一方虚空中,一律无用。

        没人能预测到这里发生的事情。

        所以,两位菩萨突然出现在眼前,要么真就是凑巧了……

        要么,这一切都是事先预安排的陷阱?

        那么,会是陷阱么?

        洛云真君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朝着两尊菩萨稽首一礼:“武德,文贤,两位道友,多年未见,果然是久违了……呵呵,真是凑巧?”

        俊俏粉嫩,骑着白象的文贤菩萨‘咯咯’一乐:“凑巧,凑巧……不过,我说了你也不信,或者,你就当做,我们有意引你来,想要在这清明虚空中,将你打死?”

        洛云真君的脸色就骤然一变!

        这些佛门贼秃的嘴里,就听不到一句真真切切的真话……他们的所有话语,要么藏了机锋,要么藏了陷阱,你根本弄不清他们那句话是真的,那句话是假的。

        一旁骑着黑虎,身形略高大一些,但是同样生得俊朗非凡的武德菩萨则是微微一笑,朝洛云真君合十一礼:“总之,是碰上了,所以,请真君给我佛门一个说法……为何,要戕害我佛门飞升弟子?方才之事,小僧已经将图影真形悉数保存,道理,在我佛门!”

        洛云真君的脸色就越发愁苦。

        佛门无礼都要占三分礼,这一次被佛门在现场抓了个证据确凿,自己已经落入了极其不利的地步。

        虽然说,武德、文贤,在佛门的地位也就是那样,只是两尊‘小’菩萨……

        洛云真君逐渐压制了情绪,稳定了道心,他表情回复了平静,很淡定的说道:“那又如何?那接引宝船上的法海妖僧,是本门老祖点名要缉拿、击杀的重犯……你佛门藏污纳垢,今日,须得给你们一点颜色看看。”

        洛云真君,开始正面硬刚。

        不仅如此,他表现得还格外的强硬,袖子一抖,抖落了洛水仙子的小手,双手一抓,两只手上仙光一闪,他左手握住一柄七色飞禽翎毛制成的羽扇,右手抓住一口青色硬玉雕琢的玉剑,头顶一座九重白玉小塔放出熠熠仙光护住全身,抢先朝着两尊菩萨冲了过去。

        这是上界无数道庭仙人和佛门打交道后,得出的结论。

        路上遇到和尚,若是没有利益冲突,大家相互笑笑,分道扬镳就是。

        若是遇到了利益冲突,那么,不用和贼秃们多废话……无论多废话,反正,你说不过他们。

        既然说不过,何必浪费口水和精力?

        打得赢,就打。

        打不赢,转身就跑!

        总之,见了贼秃,不服就干!

        这是无数万年来,道庭仙人们吃了无数哑巴亏后,总结出来的作战经验。

        文贤菩萨看到洛云真君飞扑而来,他不由得幽幽叹了一口气:“当今之世,礼崩乐坏,道门众仙,其行迹犹如邪魔……哪里有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的道理?真正是一点交情都不顾,一点面子都不留……此行此景,直如疯狗尔!”

        文贤菩萨狠狠的将洛云真君损了一顿。

        武德菩萨则是一声长笑,身体一晃,通体放出白玉般仙光,身躯膨胀到三丈六尺高下,左手握着一根八棱星芒紫金锤,右手拎着一根四棱蟠龙白金锏,化为一蓬璀璨佛光,当头迎向了洛云真君。

        虚空微微一颤,就听得‘嗡’的一声大响,前方百里虚空一片混乱,光芒乱闪,巨响不断,卢仚等人根本看不清那两位是如何动手,只知道那一波波恐怖的气息不断奔涌而来,轰得接引宝船摇摇欲坠,船上众多修士一个个心口滞闷,五脏剧痛。

        文贤菩萨优哉游哉的骑着白象行了过来,他手中拂尘朝着接引宝船轻轻一扫,顿时整条宝船光芒大盛,一重重佛光回复了璀璨,将所有人牢牢护在了中间。

        他看着卢仚颔首笑道:“尔等都是我佛门佳徒,放心吧,今日,无人能动你们分毫!”

        卢仚,连同一众佛修纷纷向文贤菩萨行礼。

        这是上界真正的大人物呵……怠慢不得。

        尤其,卢仚认真的想了想今日的事情,总觉得这事情有点古怪。这清明虚空广大无垠,乃是上界的界膜所在。在这无边无垠的清明虚空中,那银毛大鹏小堂妹狼狈逃命,真好就撞上了卢仚一行?

        好吧,小堂妹狼狈逃过来了,恰恰泰元小君认出了卢仚。

        泰元小君引来了洛水仙子。

        焓光君就带着一群如狼似虎的族人,恰恰追了过来救援小堂妹。

        洛水仙子有一个宠溺她的祖父,所以洛云真君恰时出现,挡住,并且重创了焓光君,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但是两尊菩萨恰到好处的出现,你说这是凑巧,那也太凑巧了些!

        卢仚吧嗒着嘴,飞快的扫了一眼文贤菩萨。

        得了,他有七八成笃定,这是某位大和尚用自己做鱼饵,在这里钓鱼呢……这佛门的心,略黑了些。但是卢仚喜欢啊,这种心黑带来的安全感,妥妥的!

        文贤菩萨感应极灵,他笑呵呵的看了卢仚一眼,赞许道:“是个有智慧的。”

        神醉老僧眉头一挑,若有所思的笑了。

        他身边,来自极圣天三宗三寺三禅林的一群老和尚、老尼姑,一个个心有默契的微微一笑。

        卢貅在一旁抹了一把长胡须,舔了舔嘴唇。

        卢旵‘咯咯’笑了几声,笑而不语,小心翼翼收起了身上的血道魔气。

        倒是原本元灵天大黑天的一群老和尚,除了极少数两三人若有所思之外,其他包括接引头陀在内,都是一脸茫然之色。

        文贤菩萨将所有人的表情都看在眼里。

        当他看到接引头陀等人的茫然表情,他嘴角微微一扯,脸上飞快的闪过了一个极其嫌弃的微妙之色。随后,他的目光就朝着大打出手的武德菩萨那边看了一眼——接引头陀这种脑子不好用的莽和尚,还是交给同样的莽和尚去调教罢!

        骤然间霹雳般一声大响,前方清气翻滚,大片金血喷溅。

        洛云真君左臂齐肩而断,鲜血飞溅,在洛水仙子的尖叫声中,他狼狈的踉跄后退。

        武德菩萨则是半边面颊被青色火焰覆盖,火焰烧得皮肉‘嗤嗤’直响,半边脸被烧得皮开肉绽,露出了里面金灿灿的琉璃骨骼。

        文贤菩萨一声长啸:“真君下手未免太重,如此辣手,真君莫非真正入了邪魔道?罢了,今日小僧要降魔卫道!”

        说话间,文贤菩萨已经闪身到了洛云真君身后,和武德菩萨一前一后,冲着洛云真君就是一通疯狂进攻。

        虚空再次震荡,清气混乱,仙光乱闪,不断有洛云真君的痛呼声传来。

        虚空突然亮起,大片紫气萦绕,凝成一座大阵,随后,大群真仙从中鱼贯而出。

        洛水仙子惊喜欢呼:“祖师!”

        就看仙光中,列虚真君显出身形,厉声喝道:“贼秃欺人太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