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柯南之我诚实确实诚实在线阅读 - 第7章 与工藤新一的初遇

第7章 与工藤新一的初遇

        第7章    与工藤新一的初遇

        三人打车来到游乐园,宫野志保买了三张门票,递给二人,对诚实说:“呐,这就当是你的感谢了。”

        “话说为什么诚实这么节省啊?”宫野明美不论是从妹妹那听说的还是今天的感受,诚实似乎没怎么花过钱。

        “忘记银行卡密码了,没钱。”诚实平淡地说出这句话,两女愣了一下后也反应过来诚实确实失忆有些严重,但是没想到会这样。宫野志保稀奇古怪地看着他,想着自己要不要资助他一点钱。

        “这样啊,嘛,有需要的话记得跟我和志保说哦,我们都会帮你的,毕竟我们三个可是好朋友嘛。不过现在呢,还是痛痛快快地去玩吧!”宫野明美抓住两人的手向游乐园内走去。

        “呐呐,志保,我们去玩鬼屋吧。”宫野明美牵着妹妹的手兴奋地说着,眼中闪着期待的光,想到冷淡脸的妹妹被吓到而扑到自己怀里,宫野明美就忍不住嘴角上扬。

        “才不要,这种东西一点都不好玩,我们要坚信唯物主义啦,姐姐。”宫野志保立刻拒绝,但是看着宫野明美充满期待的样子又叹了口气,“好吧,就玩一次哦。”“志保最好了。”宫野明美笑嘻嘻地牵着妹妹进入鬼屋,诚实则跟在她们后面。

        而在诚实身后的还有一对情侣,女孩对男孩说:“新一,能不能不要进去玩啊,我好害怕的。”

        男孩笑着拖着女孩进去:“放心吧小兰,你啊,胆子太小了,你要知道鬼可是不存在的。”一边走一边小声嘀咕,“而且就算有鬼,我可没见过哪个鬼能一拳打凹树的。”

        由于是中午十二点,所以玩的人并不多,这一轮鬼屋也就诚实三人以及这对情侣进入。五个人一起进入鬼屋后,宫野明美和小兰的尖叫声此起彼伏,宫野明美甚至扑到宫野志保的怀中。宫野志保也吓得不轻,脸色有些难看,紧紧地抓着诚实的衣角。而那个叫小兰的女孩也抱着那个男孩的手臂不肯松开。

        “这也太假了,这血一看就是颜料啦,还有那个断指鬼,这手骨都没露出来,就算是道具也要认真一点吧。”男孩一边领着女孩前进一边点评道。

        “欸,是这样吗,可是还是好可怕啊,那边还有一个被刀给捅死的鬼诶,看着好逼真啊这个道具。”小兰听着新一的话后忍着恐惧也试着观察周围。

        “嗯,这血液看着很逼真嘛,就是这黏稠度和出血量还是有些瑕疵。”男孩打量着这个鬼,突然脸色一沉,用手探了探对方的气息又摸了下对方的皮肤,脸色变得难看了起来,“小兰,快报警,这个人被杀了。”

        伴随着警察封锁了现场,一个土色大衣的胖警官走向男孩:“是小兰和工藤老弟啊,你们是首个发现尸体的人吗?”

        “工藤新一?”宫野明美仔细想了想,“好像是最近很厉害的侦探呢。”

        “是的,目暮警官,这轮鬼屋的正门也只有我们五个人一同进入。而我在发现尸体的时候对方还有一些体温但是已经没了气息,我推测被害人死亡时间在一个小时内。”工藤新一看向诚实三人,自己一直跟着他们,他们三人的嫌疑可以打消,如果他们不是在这一个小时内第二次进入鬼屋的话。现在需要的是询问工作人员在这一个小时内有哪些人进入过鬼屋,除此之外,鬼屋的工作人员也是嫌疑人。

        “是这样吗?三位,你们能说明一下你们的身份吗,请问你们有什么别的发现的地方吗?”这位目暮警官看向诚实三人。

        “我是宫野明美,她是我的妹妹宫野志保,这位是我们的朋友野上诚实。关于尸体我们也没有别的发现呢。”宫野明美简单介绍一番后抱歉道。

        “报告,工作人员说半小时前只有一名游客单独进入鬼屋,而死者正是鬼屋的工作人员之一。”一位警察跑来汇报情况,“至于那名游客,工作人员说对方戴着口罩和帽子,看不清相貌。”

        工藤新一听了后暗暗思索,如此看来凶手有大概率是那名游客了,但是工作人员的嫌疑也不可排除,于是他对那名警察说:“你能调查一下这一个小时内鬼屋每个工作人员的在场证明以及死者生前和哪些人有矛盾吗?”

        警察看向目暮警官,目暮警官点点头让他赶紧去调查,随后又看向工藤:“工藤老弟啊,你有什么想法吗?”

        “拜托,目暮警官,我现在什么线索都还没有呢,总要等那名警察调查回来才能有线索,而现在,我需要去看一下尸体。”工藤新一尴尬地笑了笑,虽然能理解对方想快点破案的心思,但是自己还没仔细观察过尸体呢,毕竟报警后他就不再靠近尸体,尽力保留犯罪现场的完整。

        旁边的宫野姐妹脸色也变得难看,毕竟出来玩却碰见凶杀案,虽然在组织中经常看见死人,但是自己出来玩碰见凶杀案毕竟也不好受。再加上等案件破完,估计也要回研究所了。

        诚实看了看两姐妹后还是打算说出自己的发现:“那个,你们没发现死者的脖子有勒痕吗?再加上腹部中刀出血的血量和黏稠度,死者应该是被勒死再被别人刺一刀吧?”

        死者脸和脖子上画着厚妆,勒痕难以发现,不过仔细看的话还是有一些痕迹。工藤新一也发现了这点,但是也惊讶于诚实的观察,赞同道:“的确,死者身上的刀伤仅腹部一处,在中刀后从死相来看并没有进行顽强的反抗,极大可能是被下了安眠药,然后被凶手勒死后再捅一刀。”

        “报告警官,工作人员中有一个叫村上范坡的没有不在场证明,有一个叫浅井彭野与死者春野良太有矛盾,还有那名游客的身份还未发现。另外在死者春野良太的房间里发现了没吃完的午饭,化验后发现里面含有少量安眠药。”调查的警察跑来向目暮汇报。目暮想了想对属下说道:“去把那两名工作人员先叫来,其他的人根据工作人员描述的那名游客的衣着去游乐园门口巡查。凡是可疑的都先让他留下。“”是!“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