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柯南之我诚实确实诚实在线阅读 - 第36章 魔术爱好者事件(下)

第36章 魔术爱好者事件(下)

        第36章    魔术爱好者事件(下)

        “园子,园子你怎么了?”小兰匆忙地往浴室跑去。

        “我和园子刚才在楼下谈论一些事情,只听见玻璃破的声音,园子就过去看一看。”一旁的黑天小姐一边往浴室跑去一边说道。

        只见柯南等人进入浴室后,园子已经吓瘫在地,浴室的镜子上插着一支箭,玻璃也碎裂了。柯南看向破碎的玻璃,皱着眉头想,箭是从外面射进来的吗?是有人想从外面攻击我们吗?诚实上去仔细观察了一下玻璃,并且摸了摸插在镜子上的箭。

        “开什么玩笑!”姗姗来迟的田中突然说了一句,随后就往门外跑去,“真的把我惹火了!”

        “等等,田中小姐!”小兰见对方要单独跑出屋子,赶紧喊了一声,众人担心田中的安全,于是也跟了上去。

        田中在门口的树边停住:“我不知道你到底是谁,但是你有胆量的话就不要畏首畏尾地躲着,你给我出来!”

        “你们看到没有?树林里全都是脚印欸。”黑田发现周围的雪地上全都是脚印,不禁有些害怕道。

        “这么说,真的有人躲在树林里。”荒义看着这些混乱不堪的脚印,“你们看那是什么!不会真的有人在外面打算攻击我们吧?”荒义瞪大了眼睛,发现了不远处有一把十字弩,恐怕这就是凶手用来射箭的武器了。

        “额,不会吧。啊!”园子被荒义的话吓到后退半步,一不小心没站稳摔倒在地。而柯南眉头一直紧锁想道,没错,这应该是凶手扔掉的没错,但是凶手为什么要扔掉十字弩,凶手是为了什么?

        “你没事吧,园子?”小兰将园子搀扶起来关心地问道。还没等园子回答,另一边的田中小姐也没站稳摔在了雪地上。

        “为什么,为什么我们碰上这种事情啊?这个聚会真是糟糕透了。”田中一边起身一边抱怨道。

        --------------------别墅内-------------------

        诚实和志保没有跟随众人追出去,诚实领着志保来到固定电话旁边鞠躬问道:“这位尊敬的小姐,请问您能配合我表演一场魔术吗?”

        “你在开什么玩笑?”志保用特有的死鱼眼看着诚实。

        “不,我没开玩笑。”诚实也收起自己的不正经,“我有怀疑的目标了,但是关于她的一些手法我还没搞清楚。”诚实抽出几张纸,拿起一边的笔打算模仿当时的场景写上众人的名字,但是这支笔却一点油也写不出来。没油了?诚实皱了皱眉头,怎么可能这么巧,明明从刚才纸上的出水量来看油是很充足的。突然,诚实想起来,在纸上写名字的是田中,将笔交给园子的也是田中。

        “哼。”诚实冷哼一声,“我还以为是怎么做到的,不过是将没有油的笔偷偷换了交给园子,纸条上的标记估计也是她准备好的了。”

        “嗯?你说什么?她是谁?”志保见诚实突然蹦出这么一句,不禁疑惑道。

        “我们去看看田中小姐的卧室吧。说不定还有她没来得及好好藏起来的工具了。”诚实带着志保上楼去,完全不在乎擅闯他人房间却没发现工具的后果。

        “找到了,”诚实打开衣柜,发现里面藏着一几捆细绳,随后又走向阳台,阳台的栏杆上印着细微的细绳印,“没错了,接下来还差一个地方了。”诚实拿出手机将这些证据拍下来后,带着志保离开了房间。

        --------------------雪地中------------------

        “荒义叔叔,为什么你去酒窖拿瓶酒就花了8分钟这么久啊?”柯南打算好好问问这些人的不在场证明,而拿一瓶酒却花费这么长时间的荒义则是第一个目标。

        “那是前两天我的酒窖里进了小偷,我多加了两个锁,而我忘记带新锁的钥匙了,所以我回到房间去拿钥匙了。”荒义也解释道,同时带着众人前往酒窖验证自己装了新锁。

        “那我们再去看看烧水的地方吧?”柯南提议道,虽然众人不认为能发现什么,不过还是前往烧水的地方。

        柯南看着烧水的低屋檐,又看见有一个窗户刚好在屋檐上面,一个成年人只要轻轻一跃就可以爬上屋檐再钻进窗户。

        “荒义叔叔,这扇窗户是通往哪里的啊?”柯南好奇地问道。

        “哦,这里是二楼尽头的窗户,只要从这里上去就能到二楼的过道了。”荒义抬头看了一眼后解释道。

        “不过呢,我在烧水的时候为了知道水烧得如何,我特意去浴室看了看,所以如果有人爬上这里,那一定不是我咯。”田中一脸轻松地说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说我们会爬上这里去杀害滨野吗?”黑田皱着眉头反问道。

        一旁的柯南没理会这边争辩的众人,而是来到了屋子的另一边,在屋外看着被打碎的浴室窗户,同时看向浴室上边同样被打碎的田中小姐房间的窗户。似乎隐隐之中有什么关联,但是柯南暂时想不通,低头暗暗地想着,无意间一瞥看见雪地上有一小块黑影,他蹲下针。

        为什么这个地方会有订书针?柯南紧锁着眉头想不通,突然他瞪大了眼睛,订书针如果是用来固定某个东西的话,说不定...柯南看向浴室的窗户,用力跳起抓住窗户的边缘,爬上去后踮起脚观察窗户的上端,果然,这个地方有着订书针订过的痕迹。如此一来,他大概搞清楚了关于田中房间和浴室里的窗户被打碎的手法了。只是...因为柯南在滨野表演魔术的时候还在昏迷,所以没亲自见过当时的场面,也就想不懂田中要如何确保自己被抽中去烧洗澡水而实施自己的犯罪。除此之外,还有一点,没猜错的话前几天酒窖里进入的小偷应该就是她了,只要自己去屋子外的树林里找到被打孔的树,那么运送滨野尸体到屋外的手法他也就破解了。

        正思考着一切的柯南突然被人抱起来,“柯南,你这样很危险的啦。”是小兰,在众人结束争辩后,小兰也发现柯南不见了,于是刚好找到了柯南。众人也不再陪柯南寻找线索,打算回到屋子里休息。

        -------------------雪地里-------------------

        志保在诚实身后往手心哈了一口气,搓了搓手让自己的手心变得温暖一点。诚实则在屋外就近的几棵树上找寻着什么。

        “找到了。”诚实眼神一凝,他发现了这棵树上有着一个新开的洞,大小与箭头类似。志保也抓住诚实的双手,用自己的手心温暖着他。

        “看来我们的轩尼诗大侦探找到线索了?”志保难得地开了个玩笑,同时专注于帮诚实暖手。

        “昂,这下运送滨野尸体的手法也搞清楚了,至于浴室窗户,我看也没必要去调查了。”诚实刚才在找那颗被打洞的树时,柯南也通过手机传达了自己的发现。如此一来,诚实已经掌握了田中犯罪的所有手法了,“麻烦你了,志保,我们回去吧。”诚实感受着手掌的温暖,也打算带着志保回到屋中揭穿田中的犯罪手法。

        -------------------别墅中--------------------

        “你说那个世纪末的魔术师和他女朋友去哪了?我记得他叫什么来着?”田中坐在椅子上想起了一直沉默寡言的诚实,发现他已经有一段时间没和众人呆在一起了。

        “他叫野上诚实,你不会想说他们两个是凶手吧?”黑田也皱着眉头回答田中的话,她也有点怀疑,毕竟两人一直与众人保持距离。

        “嘛,怎么离开一会就有人说我坏话呢?”诚实的声音从门口传来,他跟在志保的后面,帮对方拍着衣服上的雪一边轻笑道,“我想我有必要帮助大家稳定一下情绪了。请跟我上楼吧。”

        众人虽然不解诚实话中的意思,但是还是跟着他一同上楼,最终大家停在了田中的房间外。而此时田中的内心已经有了一丝不安。

        “唔,大家请进屋好好看看,看看阳台栏杆上的痕迹以及衣柜中的东西。”诚实进屋后毫不客气地将衣服脱下放在床上,轻松地说道。

        众人听见诚实的话后看着田中不知所措,而柯南和快斗已经搜出了衣柜内的绳子,并且发现了栏杆上的痕迹。

        “田中小姐,你能解释一下吗?”快斗凝重地看向田中。

        “说不定是谁放在我屋子里的,况且这些绳子能代表什么呢?”田中冷笑着否认着。

        “啊,麻烦大家退开一点,”诚实看向门口的众人,待众人退开后,阳台上的窗户忽然碎裂了,众人刚看去,一支箭已经射在墙壁上。

        “这就是关于你要求和小兰以及柯南一起拿衣服时,伪装自己成为受害人的手法。”诚实一边说着一边将荒义发现的十字弩亮出给众人看后又藏在床上的衣服下,随后走向阳台轻轻喊道,“外面的是谁,你给我出来。”也正是此时,楼下传来玻璃碎裂的声音,而此时诚实转过身来,手上拿着细绳朝众人笑着。

        “不出意外的话,在浴室窗户上边的订书针的痕迹就是你用来固定绳子以此来固定一个能打碎玻璃的重物。至于浴室镜子上的箭,恐怕是你早就已经插在上边了,我在摸了箭后,发现温度并不低,也就是说如果它真是有人从外边射进来,在外面的几分钟已经足够它的箭身变得冰冷了。”诚实将细绳放入衣柜后面无表情地看着田中,“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此时田中沉默一会后又笑着说:“很精彩的手法,诚实先生,尚且不说你有没有可能是凶手,特意嫁祸于我。我想问,我可是要烧洗澡水的,而且这可是滨野和园子的魔术,我怎么能确定是我被抽中去烧洗澡水呢?”

        “嗯,你说的被选中,是用这支被已经被替换了的没有油的笔写下的标记吗?”诚实冷笑着拿出口袋中的笔,眼神直逼田中,“所谓的魔术我想不过是你和滨野提前商量好的罢了,而他也没想到土井塔的晚会表演会变成了自己。至于洗澡水,晚上聚餐之前那么长的时间,这东西只要提前烧好不就没什么问题了吗?所以你只需要在假装烧水的8分钟内爬上烧水房再通过窗户到达2楼,在滨野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将他杀害即可。”诚实踩在地板上的轻击声如同钟声一般回荡在田中的心间,让她难以喘息。

        “最后一点,关于滨野尸体的手法,柯南,麻烦你待在这里,而大家请跟我下楼吧。”诚实毫不顾忌田中的目光,率先下楼,将后背留给众人,众人相视一看后等着田中下楼也才缓缓跟着下楼来到屋外。

        “只需要在箭的后端绑上绳子,再在两条绳子的中间再绑上一条绳子,最后用十字弩发射带细绳的箭射向屋外的两棵树,形成两边各一条绳子固定在树上,中间两条形成一条传送带,这样就可以将尸体给运送到屋外了。而留在树干上的箭,恐怕是在田中小姐伪装自己为受害人后跑出屋子后趁机回收的,也正是因此在拔箭的时候由于惯性摔倒在地,恐怕现在还藏在你的高脚靴里面吧。”诚实贴近志保,将对方的手放进自己的衣服中,冰凉的触感让他浑身一颤接着说,“柯南,你用那把十字弩试试吧。”

        “是。”柯南也打算试验这个手法,刚准备举起十字弩,土井塔却站在了他的身后:“这种事情还是交给我来吧,毕竟我比较擅长。”

        听见这话的时候柯南扬了扬嘴角,他将十字弩交给对方,而土井塔也使用十字弩成功实现了这个手法。

        “为什么,田中你为什么要杀害滨野和西山先生啊?”荒义此时也确认了田中是凶手,冲她质问道。

        田中完全没有被揭穿真相后的暴怒或悔恨,而是淡淡地说:“实不相瞒,其实我是春井风传的亲外孙女,我在偶然间与滨野和西山的交谈中,他们侮辱了我的外祖父…”随着田中缓缓说出了过往的事情,众人也难以回神。

        “不过呢,除了田中小姐隐瞒了自己的身份外,这里还有一个人也隐瞒了身份,我说的没错吧,土井塔先生?不,还是应该叫你怪盗基德好呢?”柯南站在怪盗基德的身后冷笑着,双手在背后时刻准备发射麻醉针,“土井塔只是个颠倒的拼字,将这七个平假名重新组合的话刚好是怪盗基德!”

        此时快斗也卸下自己的伪装,一身洁白的华丽西装配上单镜片,将自己的白礼帽往下压了压:“很抱歉这里会发生这种事情,田中小姐的事情我没能阻止,对此我很遗憾。”说完他看向诚实,犹豫了一下后又看向柯南说,“你很不错小侦探,只要稍加努力说不定就可以赶得上那位诚实先生了。不过嘛,世纪末的魔术师吗,诚实先生,我很喜欢你的网名,我想你应该很早就发现我的身份了吧。好了,小侦探,让我们在世纪末的钟声中再次相会吧。”言毕,快斗扔出一颗烟雾弹,在烟雾消散后,众人却看见他已经用滑翔伞飞向远处。

        “事情就这样解决了吗?”志保看向一旁苦笑的田中缓缓开口道。

        “不,”诚实严肃着对志保轻声说道,“还有一件事。”

        “还有?”志保听见诚实这样说后也认真了起来。

        “我想快斗那家伙这么装逼穿着西装飞走,一定会着凉。”诚实看着一旁泛着花痴流口水望向远方的铃木园子信誓旦旦地说道。

        “……”

        随着天边泛起鱼白,远处也传来了直升机的声音。

        “不管这次的约会有多么糟糕,”诚实与志保对视后,一扭头,口中出现了一支蓝色风信子,“这是我为你准备的魔术。”

        “谢谢。我很喜欢。”

        ?        ?这章字数有点多,大家凑合看吧。没办法,我已经将推理部分尽量简化了,也不知道会不会有逻辑不通色地方。另外要期末考试了,人也有点不舒服,一天三更的进度应该是保持不住了。很高兴有人能看我的小说,也正是因此才深感抱歉。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