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四合院:从卡车司机开始在线阅读 - 第37章 开车,能有啥危险?

第37章 开车,能有啥危险?

        老医生检查完后,很佩服王卫东:“急性阑尾炎,你能忍一天一夜,也是个人才。”

        “不过可惜了!”

        “可惜啥?”

        “你只要再坚持两个小时,就可以晋升鬼才!”

        我...

        想到这里,王卫东依然能感受到当时疼痛。

        肠子里就像有一根缝衣针穿梭,不时还来一个大回旋。

        真特娘的疼!

        牛大红看到王卫东脸色难看,连忙问:“卫东哥,你知道是啥病?要紧不?”

        “太要紧了!急性阑尾炎,搞不好会要人命!”王卫东咬着牙。

        那种疼痛就算成年人都受不了,更何况一个小孩。

        “急性...阑...尾炎?”牛大红和牛志军都一脸迷茫。

        “就是肠子快坏了!还不赶紧回家,送大牛去医院。”王卫东看到两人还杵在原地,也顾不得解释,大吼道。

        “大牛,等着姑!”牛大红猛然转身,向外面奔去。

        “肠子坏了...”牛志军也慌了神,紧跟在后。

        他走了两步,突然停住脚步,喃喃道:“不行,我不能去,晚上还有任务。”

        “啥任务能比小牛重要!”王卫东连忙催促。

        牛志军急的额头渗出豆大汗滴,在原地不停打转。

        “今天晚上...”

        “不行...不能不去...”

        “可是小牛...”

        这都火上房,流氓上床,还在这里婆婆妈妈!

        见牛志军犹犹豫豫的样子。

        王卫东走上前,一巴掌拍在他肩膀上:“志军哥,啥任务,我顶班,你去医院!”

        “你顶...”牛志军犹豫了一下,好像有点不忍心,最后还是重重点头。

        感激得脸色发红:“好兄弟,等你活着回来,哥一定请你喝酒。”

        王卫东:“我...”

        不就是个任务吗,咋听这意思还有危险?

        “卫东,跟我来,去保卫科。”

        牛志军没等王卫东反应过来,就拉着他就跑到厂保卫科。

        大巴掌在黑漆斑驳的办公室门上“砰砰”拍两下。

        保卫科长李爱国头发乱糟糟的,斜披着蓝制服,打着哈欠拉开门,看到二人,有点惊讶。

        “志军,你这是?”

        牛志军在李爱国诧异的目光中,把王卫东扯进办公室,关好门。

        王卫东站在办公室内,有点心虚。

        说好的任务呢,咋来保卫科了?

        我事发了?

        左右乱瞅,办公室很简单,一张黑漆木桌,一条看不清颜色的长椅。

        椅子上摊着一条乱糟糟的棉被,从敞露的被子头上看,李爱国刚才应该窝在长椅上睡觉。

        没看到手枪,可能锁在柜子里。

        牛志军双眸直盯李爱国:“爱国,你和我媳妇是麻小,对吧?”

        “是啊,她小时候没少抢我糖。”李爱国有点摸不着头脑。

        牛志军和李爱国认识十几年,知道他有点古板。

        俗话说叫一根筋,死犟死犟的,不知道变通。

        听到李爱国承认,牛志军这才松一口气,脸色凝重:“小牛病了,是啥阑尾炎。”

        “我想让王卫东晚上顶我。”

        “顶你?”李爱国皱起眉头,来回踱着步。

        好像在思索这个建议的可行性。

        “我知道这不符合规定,不过小牛病了!”牛志军这个黑粗壮,眼眶红润起来,有点要哭的感觉。

        这让本有点发憷的王卫东再也忍不住,走上前:“爱国哥,我不知道今晚是啥任务,是不是有危险。”

        “可是志军哥家出了这么急的事,你就不能通融一下。”

        李爱国停住脚步,狐疑的看王卫东一眼,旋即笑道:“你小子,倒是胆大。”

        “不过这样也好,既然你自己愿意,牛志军你就快回去吧,把小牛送医院。别耽误事。”

        牛志军重重冲王卫东点了点头,转身跑出办公室。

        王卫东笑道:“爱国哥,今天晚上到底是啥任务?”

        “啥任务?来,先把这份保密协议签了。”李爱国没理会他,从抽屉里递出一叠铅印张纸,一根笔。

        铅印纸张字迹有点模糊,只是隐约看到“保密”,“责任”,“泄露”,“严惩”的字样。

        王卫东接过,想翻开细看。

        “别看了,今天就算你不想签,也得签。”李爱国翻到最后,指了指签名的地方。

        得,这是上了贼船了...

        王卫东只能扫了一眼,就后面签上名。

        “嗯,字写得倒是不错。”李爱国打开一个抽屉,把保密协议装进去,锁好。

        王卫东小声问道:“现在能说了吧。”

        “其实任务很简单,开着卡车拉一批人。”牛志军笑道。

        “这么简单?为啥你和志军哥都如临大敌。”王卫东有点不相信。

        刚才牛志军只差说出明年就是他的忌日,会为他烧纸了。

        这还简单?

        “你知道鸽市吧?”牛志军坐在椅子上详细解释。

        “当然知道。”王卫东点头。

        凌晨五点左右,京城里在固定的几个地点,会有鸽市。

        鸽市一般四五点钟开始,七点钟结束。

        最开始附近村子里的农户会把一些自家舍不得用的东西,拿出来鸽市上卖。

        后来,逛鸽市的人多了,也就鱼龙混杂起来。

        销赃的小贼,卖假古董的古董商,乌七八糟的投机倒把分子,也都到鸽市上售卖物件。

        这里和信托商店一样,不需要票据就能买到东西,有时还能碰到一些不那么合法的物件。

        由于是凌晨,天色很暗,市场内全靠自带的手电照明,买家和卖家怕被人认出身份,浑身遮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黑黝黝的眼睛。置身其中,就像是来到了鬼市。

        鸽市也就成为京城一个灰色地带。

        当然,鸽市上的买卖都是小打小闹,够不上犯法。

        地方上也清楚这些,偶尔会派出“巡街”来驱赶鸽市的人。

        这一次竟然要动用卡车协助,情况就非同一般了。

        进入鸽市的人,都多少有点问题。

        有些会带防身武器,菜刀,刺刀都算一般,说不好还会有猎枪。

        这年头,民间的土枪和土炮还有不少,

        在昏暗的环境中,一旦发生冲突,场面可能一发不可收拾。

        “难道这一次,要弄个大阵仗?”王卫东倒吸一口气。

        “没错,根据公安部门提供的信息,在明天凌晨德胜门的鸽市上,要出现一个不得了的物件。”李爱国脸色红润,情绪有点激动,说起话来如雷震耳,好像回到了年轻时代。

        “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

        “我们的任务,就是明天凌晨,配合公安同志工作,把从鸽市上抓到的人和缴获的赃物运回来。”

        “不能影响市民的正常生活,避免引起不必要的恐慌,这一切都要在清晨前完成。”

        王卫东明白过来,有公安同志在前面顶着,他就是一个开车的。

        开车,能有啥危险?

        以往王卫东参与的扶持任务,基本上就是帮百货商店送货,帮木材厂送木材,或者是帮公社送救济粮。

        还没参加过这么火爆的行动。

        王卫东心中有点小激动。

        冲着李爱国敬了一个礼:“李科长,你放心,我一定保证完成任务!”

        “就知道退伍老兵胆子大,上一次牛志军开车拉着公安同志,追逃犯,吓得腿直哆嗦。”李爱国很满意王卫东的表现。

        “好了,你先回去睡一会,养足精神,凌晨拉上我,去和公安同志会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