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四合院:从卡车司机开始在线阅读 - 第38章 韩所长

第38章 韩所长

        由于凌晨行动,厂子里特意给李爱国和王卫东开了小灶。

        傻柱一脸艳羡的看着王卫东把一大碗猪肉炖粉条吃完。

        连粉条渣都没剩下。

        他有点失望。

        王卫东吃过晚饭,就在李爱国的办公室,趴在桌子上眯一会。

        他精神有点紧张,胡思乱想着,不知不觉陷入沉睡。

        直到被一个激动的声音惊醒:“卫东,时间到了,咱们出发!”

        抬起头,李爱国身穿旧公安制服,双眼放光,精神奕奕,连花白寸发都竖立起来。

        “这才半夜十二点啊?”王卫东眼皮有点发酸,打着哈欠,看一眼手表。

        “别磨蹭,咱们还要去派出所接地方上的同志。”李爱国说着。

        从抽屉中取一把黑星手枪,递过去。

        “我把枪给你领回来了。”

        “拿上防身。”

        王卫东接过手枪,触摸到冰冷的金属,顿时清醒过来。

        拉开弹匣,五颗黄橙橙的子弹已经压满。

        “爱国哥,不就是开卡车吗,这玩意用不着吧。”

        “到时候,人一定很多,万一伤着别人,多不好。”

        李爱国板起脸:“让你拿着防身,谁让你开枪的。”

        “呃...”王卫东把手枪揣着腰间。

        两人冒着寒风出了保卫科,来到停车场。

        此时正值深夜,乌黑笼罩着整个红星轧钢厂。

        四周一片寂静,只能听到两人沉闷的脚步声。

        现在是零下十几度,哈口气都会结冰,手触碰冰凉金属,说不定会上冻,瞬间被粘住。

        王卫东从棉袄口袋里取出白线手套戴上,然后才拉开车门,从座位下取出那根拐弯黑铁棍。

        黑铁棍插进发动机的洞里,撅起屁股,一阵猛摇。

        摇机器可是一门技术活,由于发动机里的齿轮会啮合在一起,形成一个反作用力。

        如果不能保持力气平稳的话,齿轮可能倒转,带动摇把反弹,伤到人。

        瘦猴有一次就被黑铁棍打中嘴角,足足缝了四五针。

        天气冷,机器也是冰凉,足足花了二十分钟,发动机才“轰”的一声,转动起来。

        李爱国看着头上冒白气的王卫国笑道:“你小子,倒是有一把子力气。”

        “那是,当年在部队开车,要求在雪地里,五分钟内摇着。”王卫东把摇把塞回座位下面。

        卡车在昏黄车灯的照射下,沿着乌漆嘛黑的道路行驶。

        工厂大门好像早就接到通知,还没等卡车靠近,一位裹着厚棉袄,臃肿得跟大狗熊似的保卫干事就跑出来。

        在车灯的照射下,他眯着眼看一下车内,默不作声的拉开车门。

        嘈杂的轰鸣声中,卡车驶出五星轧钢厂。

        “前面左拐。”李爱国负责指路。

        “再右拐。”

        ...

        “好,就是前面,停在门口。”

        卡车缓缓停在派出所门口。

        “你在这里等着,我去喊地方上的同志。”李爱国拉开车门,跳下去车,向派出所内快步走去。

        王卫东透过车窗向外看,派出所内灯光通明,外面的房子感觉好熟悉。

        青砖墙壁上有小孩乱画的粉笔画,一棵弯腰大柳树,胡同口的大石头。

        太熟悉了...

        他猛地一拍脑袋,“困迷糊了!”

        “这里不就是四合院旁的那个派出所吗?”

        旋即一想,突袭鸽子市这么大的行动,应该是联合行动,有不少单位参加。

        四合院派出所和红星轧钢厂搭班子,正合适。

        李爱国进入派出所后,里面就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隐约中还有喊口号,报数的声音。

        然后嘈杂声沉寂在夜空中,一阵由远及近的整齐脚步声,从里面传来。

        看样子,应该是公安同志出来了。

        王卫东拉开车门,跳下车。

        十几位身穿制服,外面披着蓝黑棉大衣,头戴大檐帽的公安同志,排着整齐的队伍,从里面走出来。

        他们其中不乏上过战场的老兵,神情肃穆,气氛肃杀。

        所长是一位三十多岁的中年人,和李爱国错一个肩头,小声合计着什么。

        从态度上看,两人关系不错,甚至所长对李爱国好像还有点尊重。

        “同志们,上车吧!”

        王卫东见公安同志走过来,连忙打开卡车后斗挡板。

        公安同志们扶着前栏杆,后腿用力一蹬,直接窜上半米多高的车斗,排着整齐的队伍站定。

        “师傅,你坐驾驶室,我上车斗。”所长说着就要窜上卡车。

        李爱国神情有点激动,大手一把扯住所长的大衣:“小韩,让我再站一次车斗吧。”

        原来这位所长姓韩,还是李爱国的徒弟,王卫东站在旁边,若有所思。

        他知道李爱国科长以前是一位老公安,据说级别还不低。

        虽然李爱国现在是五星轧钢厂保卫科长,待遇应该没有降低,毕竟脱离公安队伍,算是下放。

        韩所长愣一下,昏暗的灯光中,眼角有点闪光,重重点点头。

        李爱国转身刚想上车,又转过身指着王卫东介绍:“这小伙子是王卫东,退伍老兵,是我在厂里的小兄弟。”

        “师傅的小兄弟,不错!”韩所长冲着王卫东点一下头,就拉开副驾驶门,上了卡车。

        这时候,李爱国也站到车斗里,扶着栏杆,在寒风中昂首挺胸,就像是一位即将奔赴战场的士兵。

        王卫东扣上车斗挡板。

        然后再次把黑铁棍插进发动机中,撅着屁股一阵猛摇。

        当着十几个老爷们的面这样干,王卫东总觉得有点尴尬。

        好在卡车刚熄火不久,发动机内还有余温。

        不大一会,就摇着了。

        听着发动机的轰轰声,王卫东拍了拍车盖子,默默祈祷。

        兄弟,你今天可别尥蹶子,要不然就丢大人了。

        王卫东坐到驾驶座上,习惯性去拉安全带,却拉一个空。

        苦笑着摇头,来到这个时代后,他已经犯过无数次这种错误了。

        这也是前世考科目三时,落下的后遗症。

        离合一脚踩到底,挂一档,缓松离合,踩油门。

        卡车缓缓抖动,沿着黑漆漆的街道向前行驶。

        这年月,最繁华的京城也只有几条主干道旁有路灯。

        车头灯散发出的昏黄灯光,只能照五米多远,让王卫东有一种在大雾中行驶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不舒服。

        好在,道路上几乎没有行人,卡车才能以五十多码的速度飞驰。

        王卫东一面开车,一面偷瞥旁边的韩所长。

        韩所长眼睛直视前方,面无表情。

        “韩所,我叫王卫东,是五星轧钢厂的卡车司机。”王卫东小声说道。

        派出所管理片区治安,以后说不定有用得着的地方。

        “你住四合院,对吧?”韩所长皱了皱眉头。

        “呵,韩所认识我啊。”王卫东轻轻转动方向盘,绕过路中央的石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