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四合院:从卡车司机开始在线阅读 - 第39章 突袭鸽市

第39章 突袭鸽市

        王卫东进入五星轧钢厂后,经常跑远途,待在四合院的时间并不多。

        韩所长能认识自己,可见业务很熟练,是一位老公安了。

        “没办法,谁让你们四合院琐事多,是派出所的重点关照对象。”韩所长撇撇嘴,好像有点不屑。

        “琐事多...”王卫东抿一下嘴,没办法否认。

        韩所长被疑似座椅咯着腰,换一个姿势,拢起大棉衣。

        “那个叫何雨柱的,一言不合就打架,要不是看在聋老太太面子上,早关篱笆里了。”

        韩所长也许是觉得气氛有点沉闷,再加上旁边这位是师傅的小兄弟,又住在四合院,有意提点道:

        “还有贾梗,整天偷鸡摸狗,如果不是年纪小,偷的东西值不了几个钱,早被我们处理了。”

        “秦淮茹,疑似作风有问题,和不少人不清不楚,只是没实证。”

        “贾张氏,标准的泼妇,嘴巴跟粪坑似的。”

        “许大茂,没少占老乡们便宜,只是没人告发。”

        “还有那几位管事大爷,也不安稳,四合院出事情,不找派出所解决,反而在大院里开大会,搞封建大族长。”

        听到韩所提起管事大爷,王卫东心中一动,问道:“韩所,那三位大爷是咋回事?群众选举的,还是自己封的?”

        三位管事大爷管理大院,在四合院居民眼中,似乎天经地义,王卫东却觉得有点奇怪。

        “其实那是历史遗留问题了。”韩所长打着哈欠解释道:

        “你也知道,建国初期,户籍制度不完善,再加上四合院里人员混杂,为防备敌特混入,地方上就让三位大爷管理大院,有点像古代的甲长。”

        “后来形势稳定了,三位大爷也就变得可有可无,只能处理一点邻里之间鸡毛蒜皮的小事。”

        原来三位管事大爷是经过官方认证,难怪会如此威风。

        “你住大院里,少和他们掺和,找个机会搬出来吧。”韩所长想了一下,又好心交代道。

        这个王卫东,自从来到四合院后,整天关起门过自己的小日子,也算难得的老实人。

        不能被四合院那帮人给带坏了。

        王卫东讪笑着点点头,他早晚要搬出四合院,不过不是现在。

        两人又聊了几句,韩所长邀请王卫东有空去他办公室坐。

        王卫东自然一口答应。

        有韩所长的助力,对付噙兽们,又多几分胜算。

        很快,远处的黑暗中,依稀有星星点点灯光。

        王卫东知道是鸽市到了,怕惊动鸽市的人。

        他没等韩所长提醒,就主动把卡车停在路边。

        “看来我们来早了,兄弟单位的人,还没来。”韩所长下车转了一圈,又被冻得缩着脖子溜达上来。

        能不早嘛,现在才凌晨三点钟。

        王卫东看着手表,撇撇嘴。

        他坐在驾驶室里倒是没事,就是怕车斗里的李爱国和公安同志给冻坏了。

        王卫东轻轻推开车门,也没打开车斗,就让李爱国他们从车斗里跳下来,在旁边的小路上,活动活动身体。

        此时李爱国他们的帽子和大衣上,都是寒霜。

        足足过了一个小时,远处才传来一阵自行车轱辘和地面的摩擦声。

        摇开车窗向外看去,黑暗中,十几位公安同志骑着自行车向这边驶来。

        “这边!”韩所长跳下车,压低声音,挥挥手。

        一团自行车向这边涌来。

        领头的那个是个一米九高的大高个,他眼气的看着卡车:“老韩,你们派出所提前现代化了。”

        “扯淡,这是红星轧钢厂的卡车,你知道我们是联建单位。”韩所解释。

        两人正闲聊着,远处就有一辆吉普车驶来,吉普车后面还跟着三辆深绿色卡车。

        卡车上站满身穿土黄制服,背挎步枪的士兵。

        主力军来了。

        大高个和韩所看到吉普车驶来,连忙迎上去。

        吉普车打开门,里面的人没有下车。

        王卫东坐在驾驶室里,看不清样子,只能依稀看出是一位头发有点花白的老人。

        看大高个和韩所的态度,应该是他们的大领导。

        三人交流了不到两分钟,韩所就跑了回来,把他的下属聚拢起来。

        压低声音:“鸽市有三个出口,等一下部队同志会负责封锁出口,我们的任务是冲进鸽市,甄别罪犯,明白了吗?”

        “明白!”众人点头。

        “好了,你们都是老人,规矩就不用我交代,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动枪。”

        说着,韩所又从挎包里取出一捆红袖箍,分发给公安同志们。

        “每个人都戴上红袖箍。”

        李爱国也接过红袖箍,郑重的用扣针别在胳膊上。

        看到所有人都带好红袖箍,王卫东看着自己胳膊上光秃秃的,疑惑道:“韩所,我的呢?”

        韩所笑道:“你是卡车司机,等下就在这里负责看守犯人。”

        对,我只是一个司机,只要送一批人来,再拉一批人回去,就算完成任务。

        王卫东摸了摸腰间的手枪。

        另外一边,大高个的队伍已经集合好,悄无声息的向鸽市摸去。

        韩所看到那边开始行动,最后又叮嘱了两句,这才率领众人,开始行动。

        吉普车和卡车在他们快接近鸽市时,打开明亮车灯,“轰”一声,犹如一支箭头,向鸽市射去。

        卡车发动机的轰鸣声打破宁静,雪亮的灯光驱散黑暗,远处那些星星点点的手电筒光芒,顿时忙乱起来,准备四散开来。

        鸽市内传来一阵喧哗:

        “巡街来了,大家扯呼!”

        “不好,是大檐帽。”

        ...

        可韩所和大高个带着的人已经堵了上去,卡车上跳下的几十名士兵也排成长队,围了上去。

        鸽市里的人就像一群鸭子般,被圈在了里面。

        韩所拿出一个铁皮卷成的话筒,放在嘴边:“里面的人听着,现在都抱着头蹲到道路两边。”

        “他们是来抓我们的,别听他的!”人群中有人高呼。

        “就是,大伙一起冲出去,他们不敢开枪!”

        “人民子弟兵,爱人民!”

        吉普车上的老者挥了挥手。

        士兵们取下肩膀上的步枪,“喀嚓”拉上枪栓,乌黑枪口瞄准人群。

        鸽市里的人顿时雅雀无声,抱着头蹲到道路两旁。

        “现在轮到我们了!”韩所长带着公安同志,拿着手电,进入鸽市。

        整个过程中,公安同志们的配合十分娴熟,没有发生任何意外,显得极其轻松。

        看来这种行动,不是第一次执行了。

        想象中的火拼场面并没有出现,那些乱七八糟的人,在铁拳面前,没有任何反抗能力。

        当喧哗声再次消失,黑夜重新沉寂下来时,韩所长从鸽市里跑出来,冲着王卫东招一下手。

        “该我上场了!”

        王卫东跳下车,摇着卡车。

        开着卡车缓缓向鸽市驶去,在韩所长身边,稳稳停下。

        这时,李爱国已经提溜着一位身穿黑棉袄,头戴毡帽的年轻人,走了出来。

        “从这小子身上搜到一块梅花表,估计是贼赃。”他把手表递给韩所长。

        “啧啧,一百四十块钱的手表,够你在篱笆子里蹲上五年的。”韩所长为这个意外收获感到兴奋。

        他把手表装进挎包里,指了指车斗:“小贼,爬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