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四合院:从卡车司机开始在线阅读 - 第57章 不能让傻柱结婚

第57章 不能让傻柱结婚

        易中海平时什么事,都可以听聋老太太的。

        唯独这件事不行。

        这是他布置了十几年的一个大局。

        棒梗...其实...(好吧,王卫东还不知道,不能写)

        要不然,非亲非故,这么多年,他会对秦淮茹,对贾家这么好。

        易中海毫不容情地打断一大妈的话:“这桩婚事,不能让他成了!”

        说着,又道貌岸然起来:“最近秦淮茹和傻柱闹得很僵,都住一个大院,是好邻居,这样子有损团结。”

        “身为一大爷,我应该劝一劝。”

        说完,他披上大衣,装了一袋子棒子面,走进贾家。

        一大妈内心愤怒至极,却不敢吭声。

        怔怔地站了许久,长叹一口气,从缸里取出半碗棒子面,准备做午饭。

        此时正是午饭时间,四合院各家的烟囱都在冒烟。

        贾张氏,秦淮茹看着空面缸大眼瞪小眼。

        贾旭东躺在床上长吁短叹。

        棒梗领着小当,小槐花出去觅食。

        秦淮茹上个月才发了5块钱。

        失去傻柱的资助。

        另一个金主,一大爷被抓包后。

        一直避嫌,上班时绕着她的工位走。

        哪怕秦淮茹故意让工友揩油,换几个馒头,也没用。

        再加上贾张氏还要嗑药。

        5块钱很快就花光了。

        贾家断顿了。

        “妈,我知道你那里有点钱,要不,拿出来先救急?”秦淮茹怯生生。

        老贾留下的钱,傻柱赔的那些钱,还有贾旭东以前的工资,都攥在贾张氏手里。

        “不要脸,竟盯上老婆子这点养老钱,你还要点脸吗?”贾张氏一脸恶毒。

        “况且,我不是刚赔南石公社五十块钱嘛,没钱!”

        她把地上的墩子一脚踢飞两丈远。

        一张血盆大口开始咒骂:

        “想当年,那么多黄花大闺女,想嫁给俺旭东。”

        “人家要模样,有工作,娘家还有钱有势。”

        “我瞎了眼,选了你这个没用的东西。”

        “你想想,来贾家这么多年,我们贾家供你吃,供你喝。”

        “没有我们贾家,你只能在农村放羊。”

        “你还惦记老婆子这点养老钱,良心狗吃了!”

        ...

        面对咒骂,秦淮茹把求助的目光投向贾旭东。

        床上的贾旭东呻吟道:“要不……你下午去找傻柱,聋老太太有钱。”

        “她是五保户,每月都有补助,一个人用不了,不如借给咱们。”

        “我去过好几次了,这次傻柱好像真生气了!”秦淮茹低着头,看着脚尖,小声回答。

        这些天傻柱不带剩菜不说,见了她就像躲瘟神一样。

        连在食堂里打菜,手也开始抖了。

        贾张氏撇撇嘴:“你就这样吊着人家,不给点实在的,傻柱当然生气。”

        “男人嘛,不就那回事。”

        说着,她又蔑视地看秦淮茹一眼:“反正你也不是黄花大闺女了,干过的破事也不少,算不上吃亏。”

        最后,又补充道:“先说好,傻柱占便宜可以,但吃肉,绝对不行!”

        “否则我老婆子,生撕了你!”

        秦淮茹愕然,她疑惑的看向贾旭东。

        贾旭东脸绿了,犹豫半天,最后还是痛苦地点一下头。

        很显然,他也同意贾张氏的话。

        一股寒意从秦淮茹脚底直窜后脑勺。

        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全身冰冷。

        以前,贾旭东对她那些乱七八糟的事,看在眼里,却从不说出来,更不会鼓捣她去做。

        现在竟然...主动让她去跟别的男人。

        我在他们眼里,就是一个不知羞耻的女人吗?可以随便送人?

        秦淮茹感受到铺天盖地的耻辱向她袭来,身子不由打晃。

        她心死如灯灭。

        就在这时,一大爷走了进来。

        贾张氏看到一大爷,就没好气。

        这老东西,一肚子花花肠子。

        正准备上前咒骂,却看到他手里拎着的棒子面。

        脸色顿时缓和许多:“易中海,你是给俺家送棒子面?”

        一大爷没理会她,把棒子面交到秦淮茹手中:“小秦,大爷知道你日子不好过,特意送点粮食。”

        秦淮茹不敢接。

        上一次,在地窖里被抓包,她差点被贾张氏打死。

        贾张氏连忙上前一把夺过,笑道:“你看俺这儿媳妇,一大爷来了,也不知道让座。”

        说着,她瞪着秦淮茹,阴着脸:“还不去给一大爷搬凳子,倒水!”

        一大爷摆了摆手:“不用。我今天来,除了送棒子面,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们。”

        他沉重的语气,让贾张氏和秦淮茹都抬起了头,连里屋的贾旭东也竖起耳朵。

        一大爷:“我听说,王卫东准备给傻柱介绍对象。”

        这个消息让秦淮茹愣在原地,脑袋里如被雷电轰击,轰轰作响。

        接盘的人,要提前溜了?

        贾张氏瞪着眼:“傻柱那个绝户头相亲,关俺家啥事?”

        话刚出口,她就觉得不对,顿时神情大变。

        “那个绝户头有了媳妇,以后肯定就不会帮补俺家了。”

        “不行,不能让他结婚。”

        “最好,让他当一辈子绝户,好把俺家三个孩子养大。”

        贾旭东也说傻柱不能结婚。

        一大爷见贾家的人都明白,也不愿多逗留。

        虽有大伙帮忙,猪粪被清理出去,但粪汁却渗透到地砖下。

        屋内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猪粪的腥臭味。

        辣眼睛。

        一大爷意味深长地看一眼秦淮茹:“小秦,你要做好打算。”

        然后,转身离开贾家。

        待一大爷消失在门外,贾张氏关好门,瞪着秦淮茹:“傻媳妇,你还犹豫啥。”

        “再晚一点,傻柱就被人抢走了。”

        “咱再想找这么个傻子,可不容易。”

        贾旭东也说:“傻柱这辈子不能结婚。”

        棒梗和小当小槐花玩,也抬起头:“傻柱结了婚,俺还能去他屋里拿鸡腿吗?”

        秦淮茹下定决心,不能让傻柱结婚!

        ******

        “二十一岁的小寡妇,扫兴没神儿,思想起奴家好命苦,过了门子犯了白裙儿...”

        吃过中午饭,何雨水跟小片警出去耍了,傻柱躺在床上哼着小调,胡思乱想。

        贾旭东咋还不死呢!

        唉,这日子没盼头。

        要不就和卫东哥介绍的那个牛大红见一面吧。

        人家可是售货员,牛气着呢。

        以后不会缺糖块,瓜子。

        门外传来敲门声。

        傻柱披上棉袄,拉开门。

        门外。

        秦淮茹身穿大红袄,精致打扮,湿润秀发松散在身后,浅薄嘴唇显娇嫩。

        手指轻抚,眼波荡漾开来。

        一双桃花媚眼中流淌出来的春水,把傻柱淹没了。

        傻柱沉浸在春水中,难以呼吸,愣在门口。

        傻柱(⊕)(⊕)秦淮茹

        “雨柱哥哥,愣着干啥,不请我进去坐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