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四合院:从卡车司机开始在线阅读 - 第64章 瘦猴翻车

第64章 瘦猴翻车

        王卫东打开车门,窜下车。

        掀开褐绿色,沾染有机油污垢的棉布帘子。

        大步踏进调度室。

        调度室内。

        保卫干事正凑在牛志军耳边说些什么,察觉到有人进来,慌忙站直身体。

        一副闲聊的样子:“牛队长,咱们车队...”

        眼睛向门口撇去。

        看到是王卫东,他脸上的紧张,顿时消逝。

        捂着胸口大喘气:“卫东啊,吓死我了!”

        王卫东也认出来了,这个保卫干事好像叫牛大鹏,是牛志军的本家,两人关系不错。

        看他神神秘秘的样子,一定是出事了。

        王卫东转身关好门,压低声音:“大鹏哥,出啥事了?”

        牛大鹏没有回答,而是把询问的目光,投向牛志军。

        牛志军瞪他一眼:“大鹏,卫东是自家兄弟,你接着说。”

        “刚才你说,瘦猴咋了?”

        两人的对话,更引起了王卫东的注意,凑过去细听。

        牛大鹏也知道王卫东现在是车队的二把手。

        他点点头,用微不可闻的声说道:“刚才,我在保卫科值班,接到一通来自双桥红卫公社的电话。”

        “电话里,红卫公社的人,说瘦猴一不小心,把卡车开到沟里了。”

        “瘦猴被卡车压住,要厂里派人去救。”

        虽然屋内没有外人,牛大鹏还是不时旁顾左右,像害怕被人听到。

        然后,又语焉不详地说:“我想,这种事,最好还是不要让厂里知道...”

        王卫东明白了,牛大鹏是来通风报信的。

        这年头卡车金贵,每一辆都是宝贵国家财产。

        根据红星轧钢的规定,卡车司机发生重大事故,要接受保卫科彻查。

        一旦发现事故,由卡车司机引起。

        重则受大处分,全厂通报。

        最轻也要扣除几个月工资。

        瘦猴加入车队十来年了,也算是老司机,能把卡车开到沟里,肯定是走神了。

        如果被厂子里,查出来,杨厂长非把他猴皮剥下来做成坎肩。

        现在只希望,卡车没受重大损伤。

        这样,也许有补救机会。

        牛志军明白牛大鹏的用意,站起身,感激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咱兄弟,客套话就不说了。晚上家里喝酒。”

        牛大鹏点点头,拉起大衣领子遮住脸,向外面探了探脑袋,才迈步急匆匆离开。

        棉布帘子晃悠两下,窜进一阵冷风。

        牛志军皱着眉头,思索片刻。

        瘦猴这小子,三天两头闯祸,但也是车队里的兄弟,不能眼睁睁看着他被处分。

        牛志军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卫东,这次你去红卫公社,看一看卡车受损的严重不?顺便把那个混蛋救回来!”

        以往擦屁股的活都是牛志军自己干。

        王卫东来后,这小子为人活套,在厂里吃得开,偶尔也要擦屁股。

        王卫东重重点头:“放心吧,志军哥!”

        其实听到瘦猴受伤的消息,王卫东的心已经提到喉咙眼。

        瘦猴虽然毛病很多,但毕竟是车队里的兄弟。

        刚加入车队时,是瘦猴主动帮他融入集体。

        “好,我这就去!”

        王卫东说着就向外面跑去。

        不过即使时间紧迫,还是没忘记打开机舱盖,检查一下水箱。

        对老式解放卡车来说,水箱很容易开锅。

        看到水箱已经见底,王卫东暗幸自己的谨慎。

        “老白,快,加水!”

        趁老白加水的空当,王卫东又检查油箱,轮胎。

        这个时代的卡车远没有后世的可靠,绝大部分时间,需要司机谨慎小心。

        确定一切正常后。

        王卫东才开着卡车,向双桥奔去。

        双桥位于京城朝阳区东边。

        王卫东并没去过,不过记得在70年代,双桥出了一个很有名的人物,双桥老流氓。

        双桥老流氓曾经糟蹋380个妇女同志,犯案时间长达十年才落网。

        那家伙好像是兽医吧,有机会给有关部门的同志提个醒,以免惨剧真的发生。

        虽然大势不可更改,一些惨剧,能避免,尽量避免。

        此时的朝阳区属于燕郊,没有高楼大厦,也没有“朝阳群众”。

        道路是坑洼不平泥土道路,两旁遍布嫩绿麦苗。

        田地里,有社员们喊着响亮口号,锄地铲草。

        他们看到卡车扬起黄尘,从远处疾驰而来,皆抬起头,一脸艳羡。

        偶尔遇到一个社员赶着毛驴车,上边铺着被褥,坐着穿碎花棉袄的小媳妇。

        毛驴听到轰鸣声,扬起前蹄,要撂挑子,急得那个社员用鞭子抽打。

        救人要紧,王卫东也顾不得减速。

        一路高档位,大油门,来到双桥,才放缓速度,沿着道路寻找起来。

        很快,就看到前方的路边,围了一群人。

        从人群缝隙中,能看到一辆卡车翻在沟渠里。

        王卫东按两下喇叭,右打方向盘,把卡车缓慢靠过去。

        刚推开车门,一位六十多岁的大叔就跑过来。

        他身穿打满补丁的蓝黑棉袄,腰间扎着麻布绳子,脚下的棉鞋露着棉花套子。

        那张被岁月镌刻出深深皱纹的干黄干黄的脸上,露出焦灼神色。

        “快...快...你们的同志压在卡车下面了。”

        王卫东拉上手刹,跳下车。

        围观的人群见到他奔过来,连忙闪开一条路。

        路边水沟里。

        一辆卡车整个倒扣在土沟里,道路边缘留下两道深深车辙,草丛中隐约有血迹。

        驾驶室旁,几个社员正在努力把卡车扛起来,脖颈青筋暴起,三吨重的卡车纹丝不动。

        “都让开!”王卫东也是急了,把他们扒拉开,向驾驶室里看去。

        瘦猴右胳膊被驾驶室压住,胳膊上不停有点滴鲜血渗出,脸色痛苦。

        看到王卫东来到,他神情顿时一震,眼中崩出希望火花。

        “卫东哥,我...搞砸了!”瘦猴撇了撇嘴,面带愧色。

        看到他神志清醒,说话有条不紊,王卫东也放下了心。

        “先别说这么多,我把你救出来。”

        王卫东也没空安慰瘦猴,绕了一圈,查看状况。

        卡车四个轮子朝天,几乎倒扣在地上。

        这也是为什么十几个社员无法把卡车挪动。

        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厂里打申请,请一辆吊车来,把卡车吊起来。

        或者是,拨打跨服电话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