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洪荒:贫道不想封神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九章.姬虚空回归,无敌之势慑群仙!

第二百零九章.姬虚空回归,无敌之势慑群仙!

        “我乃玉泉山金霞洞玉鼎真人门下杨戬。”

        杨戬不卑不亢作答。

        “哦?”

        “杨戬?”

        “原来是你……”

        “罢了,你既来了,等会儿见吾师兄,莫怪吾等欺负小辈……”

        彩云仙子轻蔑道。

        她的话音刚落。

        轰隆!

        下一刻,一股浩荡神威降临。

        刹那间,众人抬头看去。

        只见那苍穹之上,一面古朴宝镜缓缓浮现。

        紧接着,    从宝镜的镜面之中映照出了一个中年人的身影。

        “是他!”

        “居然是他!!”

        “……”

        阐教众仙皆目瞪口呆,甚至不乏有人惊呼出声。

        因为镜子之中的中年男子赫然是前些时日凭一己之力,打得他们抬不起头来,几乎无计可施,还是靠燃灯老师付出了极大代价用钉头七箭书才解决掉的姬虚空!

        “怎么会是他……”

        燃灯道人脸色骤变。

        他万万没想到,这个几乎成为了他梦魇的男人,居然再次出现了。

        他的神色有些阴晴不定。

        而在这个时候,    姬虚空缓缓从镜中走出。

        居高临下,    俯瞰众人。

        “尔等……可曾准备好与吾一战?”

        姬虚空的声音很平静。

        平静的让人害怕,就仿佛他不是在问众仙一般,更像是一个上位者对待臣民的询问。

        而他所散发出来的那种压迫感,也让众仙心中忍不住颤栗起来。

        他们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沫。

        一时间,没人吭声。

        “姬虚空已死,你是何人假扮,居然敢冒充圣人弟子!”

        也就在这时,杨戬一声大呼,持定三尖两刃刀,倚了胸襟,仗了道术,径直来取姬虚空。

        ——只因他却是不相信,已经被秘术拜死的人居然还能活过来。

        姬虚空尚未动。

        早有菡芝仙迎上。

        在菡芝仙眼里,杨戬这般行为,真真是大不敬,而且区区杨戬,也配与师兄为敌?

        只是菡芝仙虽有心意,可道行摆在那里,    在不动用风袋的情况下,战力其实还要稍逊杨戬一筹。

        二人交战,未及数合,姬虚空便因为实在太过辣眼睛而看不下去了。

        发手一指,顶上虚空镜微微震动,只见一道镜芒,把杨戬吸在里面。

        ——虚空镜可攻可守,其中亦有变幻莫测之空间,人、仙若被拿入其中,非至强不可得脱。

        此时金吒见拿了杨戬,大喝一声:“将何左道拿吾道兄!”仗剑来取。

        这回是彩云仙子持宝剑来迎。

        而金吒祭起捆龙桩。

        彩云仙子虽强,可面对这先天灵宝还是有些心有不逮。

        (ps彩云仙子:主要是……这捆龙桩若真是金吒驱使也倒罢了,可问题是现在这玩意是金仙在驱使么?明摆着不是啊!分明就是其师尊亲自在用,只是假借这小子之手罢了!)

        姬虚空见了,微微一笑道:

        “此小物也!”

        托虚空镜在手。

        用中指一指,捆龙桩落在镜中。

        又一道镜芒,把金吒也拿去。

        木吒见兄长被拿去,急得双目赤红,大叫:“汝何敢将妖术敢吾兄!”

        不顾自家师尊普贤真人阻拦,    狼行虎跳,仗剑且凶,向虚空中的姬虚空便是一剑劈来。

        ——被彩云仙子用剑架住了。

        而后彩云仙子掌中现出戳目珠往下一劈。

        ——正中木吒面门。

        “啊!”

        木吒捂着双眼惨嚎。

        他的双眼被戳目珠所伤,血流如注,已然是废了,即便是有仙药来医,只怕也得等闲能好。

        但身上伤势并没能击垮木吒,反而激发了他的凶性,一咬牙一狠心,把肩膀一摇,将吴钩剑起在空中。

        彩云仙子见木吒把吴钩剑祭起,看了一眼自家师兄,微笑说道:“莫道吴钩不是宝,吴钩是宝也难伤吾。”

        只是把戳目珠祭起挡了一下。

        下一刻。

        只见镜芒闪过。

        宝剑亦落在镜中。

        姬虚空再祭宝镜,木吒躲不及。

        一道镜芒,也装将去了。

        阐教众仙:“……”

        啊,这……

        只是眨眼间的功夫,我方便被拿下三位门人去了?

        这是在搞咩啊?

        燃灯更是整个人都不好了。

        看样子,自己付出了极大代价才拜死的人真的没死。

        那他作钉头七箭书到底是在干嘛啊?

        合着就是白白忙活一场呗?

        坏了自身气运,还背负天大的业力和莫大因果,就是为了给人白送?

        “不可能,不可能……”

        燃灯喃喃低语。

        这种事情……他实在是接受不了!

        好端端的,死掉的人怎么会又活过来呢!

        陆压你可坑惨贫道了啊!!

        (ps陆压:哎呀,这…这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啊,按道理姬虚空被钉头七箭书拜死,应该是死得透透的了才对,这怎么会还又活过来了呢Σ(°Д°;!!!)

        ……

        与此同时。

        芦蓬外,申公豹见保护自己的三位门人都被拿去,心下惊恐,急忙催开四不相要走。

        姬虚空其实有意放申公豹回去,因为他的目标从来都不是这些小喽喽,而是更大的鱼。

        要放长线才能钓大鱼嘛。

        彩云仙子的格局虽然没有姬虚空这么大,但她懂得看人眼色行事——姬虚空这个师兄没发话,她也没有擅自阻拦。

        但菡芝仙却是不肯放申公豹走,把风袋祭起就要收申公豹,而申公豹将杏黄旗招展。

        旗现金花,把他周身都护住。

        ——这杏黄旗乃是当年元始天尊赐予姜尚之物,只是姜尚为了不往西歧封神,把此物同封神榜、打神鞭都一并交给了申公豹。

        作为天地五方旗之一,杏黄旗自非凡物,哪怕申公豹未能将其炼化,只是此刻将之祭起,便任那风袋如何吸,也都吸不动。

        而申公豹座下的四不相本身就是准圣级别的大能,虽然因为某些原因,很多时候都不能出手,可这风袋走如何奈何得了它——不过是如履平地罢了。

        菡芝仙也没有了法子。

        只得一脸不爽地任由申公豹离去。

        这时闻仲乘座下麒麟而来,向姬虚空问道曰:“今日师叔拿去的玉虚门人怎生发落?”

        张天君“红沙阵”困着三人,如今姬虚空师叔“死而复生”,归来首战就又擒三人,这可实在是大喜啊。

        如果依照如此下去,想必西歧定指日可破。

        姬虚空只是淡淡看了他一眼,口称:

        “等明日会了燃灯之面,自有道理。”

        旋即便消失在了虚空之中。

        闻仲神情有些尴尬。

        好在有菡芝仙和彩云仙子替他缓解这份尴尬,纷纷出言,只道:“贤侄切勿多想,想来师兄只是顾及二教之干系,还未有决断罢了。”

        “是极是极,那玉虚门人如何处置是小,可若是因此而伤了阐、截二教之间的感情,那就得不偿失了,而且师兄与那燃灯宿有仇怨,想来亦是等待明日了解的。”

        ……

        又说申公豹败回芦篷,来见燃灯等。

        讨要主意,众仙皆默然不语。

        哪怕是今日被拿去了徒弟的玉鼎真人、普贤真人和文殊广法天尊也都保持沉默。

        燃灯环顾众仙。

        竟无一个愿意接茬的。

        没有办法,他只得开口道:“那姬虚空道行不俗,其宝亦颇有神异,莫说是吾等门人,便是吾等恐怕也未必能胜之过。”

        “明日见阵,众道友便与吾一同出罢,这一番亦是众位道友逢此一场劫数。”

        言下之意:你们都看我,可我也是拿那姬虚空没有办法的啊,打又打不过,难道光凭道理压人?干脆明天就大家一起上吧,打得过自然是最好,要是打不过……那就当以全劫数吧,反正你们都犯了神仙杀劫了。

        十二金仙:“……”

        瞧这话说的,这都是什么话啊。

        合着就是抱着打不过就拿我们献祭的心态呗。

        可是……

        那姬虚空确实厉害。

        之前吾等便已经领教过了。

        堂堂大罗金仙被那姬虚空打小鸡仔一样爆锤……若是吾等十二人联手,再加上燃灯老师,结果还是被姬虚空一人打爆了,又该如何是好?

        “老师,这……”十二金仙觉得自己还可以挣扎一下,比如让副教主大人出面,速去昆仑山面见掌教师尊,请师尊他老人家示下。

        但燃灯现在可没有就去面对元始天尊的勇气,毕竟这番下山,他丢脸可不是一回两回了……

        因此。

        十二金仙才刚刚开口。

        他就把话给堵了回去,只道:

        “我意已决,汝等不必再说了。”

        ……

        次日。

        菡芝仙和彩云仙子与姬虚空齐至篷前。

        坐名请燃灯答话。

        燃灯闻说,心道一声“该来的还是会来”

        旋即同众道人排班而出。

        只见:

        双抓髻,乾坤二色。

        皂道服,白鹤飞云。

        仙风并道骨,霞彩现当身。

        顶上灵光千丈远,包罗万象胸襟。

        九返金丹全不讲,修成圣体彻灵明。

        灵鹫山上客,元觉道燃灯!

        端得是一派准教主气象!

        ……

        且说燃灯见三仙,目光从菡芝仙、彩云仙子身上掠过,落在姬虚空身上。

        姬虚空也在看燃灯,二人目光这一碰撞,似乎擦出火花。

        无形的气势在二人之间交锋。

        姬虚空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燃灯则眯起眼睛。

        良久,打稽首,曰:“道友请了!”

        (大佬们,求下推荐票,月票,谢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