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的功法脑补了大戏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三章 陆琉璃失踪了?

第五十三章 陆琉璃失踪了?

        想到这里,冷梅眼眸之中,愈加多了几分的惋惜,深吸一口气,扭过头去,不愿意让陈木这样一个小辈,看到自己真情流露。

        毕竟,在外人眼中,他可是活了上百年的老怪,是绝世剑仙。

        不该因为一个孩子的几句话,而有这么大的情绪波动。

        深吸一口气。

        扫了一眼四周目瞪口呆的杂役们,内心暗叹。

        ‘也是我太高兴了,只顾着徐长老交代的事情了,忘了这孩子的处境,如此众目睽睽送丹,怕是要给这个孩子添不少的麻烦啊。’

        ‘而且这丹药对于这孩子来说,作用确实不大,之前是我考虑欠佳了,看来得找个更加合适的方法。’

        ‘对了,还有这孩子背后跟踪的魔门之人,看来也需要好好查查了!’

        如此一想,冷梅眼眸之中,也是多了几分的寒意。

        “既然你不愿,我也不强求你!”

        冷梅看着陈木,缓缓的将手中的丹药收了起来。

        看到冷梅流利的动作,陈木反倒是松了一口气。

        ‘还好,又躲过一劫。’

        ‘收的这么快,这老头果然不是真心的。’

        虽然这般想着,但是陈木还是流利的行礼道:

        “长老费心了!”

        听闻此话,冷梅扫了一眼陈木工作的地方,又是看了一眼四周早就看傻的杂役,方才故作深沉的摇了摇头,

        “既然如此,你们便好好干活吧!”

        言罢之后,冷梅身影化作一道流光,消失不见。

        ……

        陈木看到这一幕,悬着的心这才彻底放下。

        与此同时,四周悉悉索索的交流声方才响起。

        声音很小,距离陈木也很远,但是不知道为何,陈木发现自己听的格外的清晰。

        “这陈木什么情况?怎么忽然之间长老对他这么器重了?”

        “不知道啊,长老可是大清早就来了,就在那里站着,我以为是在干什么呢,原来是在等他!”

        “说来也是奇怪,平日里也没听说过这陈木有什么奇特的地方啊?”

        “是啊,要我说……”

        ……

        听着四周杂役絮絮叨叨有一句没一句的话,陈木不由得挠了挠头。

        大清早就在这里等我?

        等到了晌午?

        还不生气?

        还要给我送丹药?

        陈木摇了摇头,还是没屡清楚其中缘由,始终觉得这一件事情透着诡异,但是具体问题出在什么地方,他是一点不知道。

        怎么睡了一觉起来,天就变了?

        然而那些杂役讨论了一会陈木之后,话题很快便转到了剑冢之上。

        “对了对了,昨天夜里的事情大家听说了吗?”

        “你是说剑冢失控?好像死了不少外门弟子。”

        讨论起这个话题,这些杂役似是起了兴趣,嗓音也提高了不少。

        “没错,我可是听说,为了镇压失控的剑冢,整个宗门一百零八峰的峰主都去了!”

        “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竟能引起这般暴动?”

        “好像和一把剑有关!”

        “一把剑?”

        “嗯?听说曾经是天剑宗一名神秘老祖的佩剑,此剑之前被镇压在地底,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暴动,那家伙,那场面,一般人都说不出来。”

        听到这话,几名杂役不由得眼前一亮。

        “有这么夸张吗?说说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人听后,不由得眨了眨眼睛。

        “我不是说了吗?”

        众杂役听后,不解道,

        “你说什么了?”

        那杂役摇了摇头,

        “一般人说不出来啊,我就是一般人,我说不出来!”

        众杂役不能忍,上手便揍。

        “你小子,耍我们呢?”

        “哎哎哎,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别动手,不是说好了不动手的吗?”

        那人一边跑着一边大喊道:“你们要是在这样,我这还有个劲暴消息可就烂在心里了啊?”

        “切,你能有什么消息,兄弟们,继续揍!”

        然那帮杂役根本不吃他这一套,都是练家子出身,几下就把那人摁在了地上。

        哀嚎了起来。

        陈木见状,也是摇了摇头。

        不愧是以武为尊的世界,打招呼的方式都这么的……独特。

        没有参合,而是暗自斟酌了起来。

        剑冢暴动?

        是不是魔门干的?

        应该是了,否则的话,冷梅这个老家伙没必要大清早就来堵我。

        而且他今天的态度也明显不对。

        这也不对啊,我在修炼,冷梅不可能不知道,他若是想要找我,随时都能找我才对?

        这样一想,陈木又是陷入了沉思。

        总觉得自己似乎是疏忽了什么重要的问题。

        正在他思索之间。

        却是听到正在地上哀嚎的那人对着众人大声喝道:

        “都停手,我说,我说,剑冢暴动你们都知道,但是你们怕是不知道真正的大事吧,神羽峰的亲传弟子陆琉璃也在剑冢之中,现在整个神羽峰的人都急疯了,更是放出天价悬赏,无论是谁,只要在剑冢之中找到陆琉璃的任何东西,无论死活,都可以加入神羽峰,赏粹体丹十枚!”

        “什么!!!”

        听到这话。

        原本还在揍人的杂役弟子傻眼了。

        陈木也皱了皱眉头。

        陆琉璃,这名字怎么那么熟悉?

        好像在什么地方听过。

        等等,这不是喂我丹药的那个娘们吗?

        陈木瞬间傻眼了,整个人僵在原地,久久不曾回神。

        卧槽!

        神羽峰的亲传弟子?

        她不是小青峰的杂役吗??

        不对,应该说她不是魔门的卧底吗?

        什么时候成了神羽峰的亲传弟子了?

        我这睡了一觉,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陈木极力的摇了摇头,尽量将所知道的所有讯息一股脑的分析了一遍。

        可是越分析,他感觉脑子越乱。

        心情也愈加的急躁了起来。

        “你确定是叫陆琉璃吗?可有什么辨认的方式?”

        不由得,陈木大步向前,朝着那群正在嬉闹的杂役喊了一句。

        听到陈木忽然开口说话。

        那群杂役明显的一愣,

        陈木也是一愣,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了。

        不过这时候,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又是追问了一句。

        “有没有。”

        那弟子见状,虽有些疑惑,但是想到之前冷梅对陈木的态度,也不敢多说什么,只得不情愿的取出了一张画卷。

        陈木一把抢过画卷。

        仔仔细细的端详了起来。

        当看清楚画卷之上的人物之事,陈木不由得内心一颤。

        “真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