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的功法脑补了大戏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八章 吞噬金乌!

第五十八章 吞噬金乌!

        “不赖不赖,看起来确实不简单。”

        探查术没好气的回应了一句。

        同时将目光凝视着看向了境内。

        此刻,那三足金乌虽然被藤蔓包裹着,但是并没有被完全消散,在其周身之上,依旧有着充盈的生命力,在不断的游走着,随时有可能挣脱那种束缚。

        “刚才那风是怎么回事,还有没有了,再扇一下子……”

        看到三足金乌这般,探查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御风术,下意识的提醒了一句。

        “那风……”

        御风术听后,摇了摇头。

        “那风也是在那一瞬间,我不知道怎么回事,鬼使神差的就使用出来的,但是现在再想要找到那种感觉,却是无法实现!”

        “想来,是我的感悟不够。”

        “啊?那真是太可惜了,你再想想!”

        探查术不由得摇了摇头,继续说道:

        “若真是如此的话,那三足金乌应该用不了多久,便会重新挣脱束缚,到时候怕是长青就麻烦了。”

        听闻此话,拔剑术也是一改往日的调侃的姿态,一脸凝重的盯着井内,自哀道:

        “我这一剑养的时间实在是太短了,根本达不到预想的强度啊,如果再多给我一点时间就好了……”

        听到这话,御风术也是皱了皱眉头。

        “不光是长青兄,怕是我们,还有老爷的这一副身躯,都会受到牵连,当务之急,是尽快的想到解决的办法!”

        “不行,我必须得要尽快的参悟老爷话语之中的意思!”

        说话之间,御风术眼眸之中,闪过一丝丝的凝重之色,脑海之中,不断的回忆着陈木说过的话语。

        “你慢慢参悟,我下去帮忙!”

        拔剑术并没有多想,也没有时间思考,纵身一跃,便是朝着井中而去。

        “不可……”

        探查术本想制止,然话语还没有说完,拔剑术已然进入井中。

        只见拔剑术纵身一跃,便是骑在了三足金乌的身上。

        手中不知从什么地方抽出了一把长剑,疯狂的在三足金乌的身上刺着。

        与此同时,在他的周身之上,也是燃起了道道火焰。

        似是要将他的周身一并焚烧一般。

        看的探查术胆战心惊。

        “这样下去不行的,你会死的!”

        “你快出去,这里有我就够了!”

        万古长青诀也忍不住开口督促了一句。

        然拔剑术却是一脸不屑。

        “行了,别装了,为了镇压这一柄剑,你小子应该受伤也不轻吧!”

        说话之间。

        拔剑术顺势吐了一口唾沫,道道血雾,从他的口中吐出。

        听到拔剑术的话语,万古长青诀神色一黯。

        显然,正如拔剑术所说,若真是这样下去,即便他有剑树加持,也是维系不了多长时间。

        “没用的,这剑之中,应该如主人身体的空间一般,蕴含着一个不知道多大的空间,在其空间之中,又不知道蕴含这多少个凶兽亡魂,如此消耗下去,我等只有死路一条!”

        万古长青诀无奈的叹息了一声。

        “别看着了,上来帮忙,就算是块硬骨头,今天情绪既然到这了,咱们也必须给他啃下来!”

        “上边那两个,别光看着了,要么下来帮忙,算了算了,你们来了也没用,赶紧想对策!”

        拔剑术一边说着话,一边又是朝着三足金乌的身上又是一剑。

        疼的那鸾鸟不断的哀嚎。

        拔剑术顾不上什么手法,身上的火焰,也是愈加的狂躁了几分。

        然随着时间推移,三足金乌的身上,火焰非但没有熄灭,还在不断的扩张着。

        而被镇压的镇渊剑体内,又有几道凶兽的虚影,欲要打开这一片空间,从中溢出。

        万古长青诀叫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必须想办法让这东西睡过去,不然这家伙不断的召唤凶兽亡魂,迟早主人这一副身躯会绷不住的。”

        “睡过去,你说的倒是简单,可是该怎么做啊!”

        拔剑术一边捅着,一边大声的喊了一句。

        就在这一刻。

        那缠绕着三足金乌的藤蔓开始不断的涌动,疯狂的成长,竟将那三足金乌那等的凶灵,彻底的包裹。

        短短时间,拔剑术身下的三足金乌,竟在这个过程之中,缓缓消散。

        就连被万古长青诀镇压的那一柄血色长剑,也是在这个过程之中,不断的被包裹,逐渐的失去了动静。

        怎么回事?

        怎么突然没有了?

        不由得,拔剑术抬头张望。

        便是看到井口之中。

        御风术手中折扇,正在疯狂的煽动着,伴随着他的动作,整个群空间之中,都开始荡漾起了一阵阵微弱的清风。

        而随着这些清风的出现。

        那原本生长茂盛的剑树,竟在这一刻,开始了新的一轮成长。

        就如同一阵春风过后,草木迸发出无尽的生机一般。

        “可以啊,怎么忽然变得这么厉害了?”

        拔剑术看到这一幕,也是忍不住夸赞了一句,同时扫了一眼逐渐恢复平静的长剑,方才常出了一口气,纵身一跃,稳稳落在了井边。

        上下打量着御风术的周身。

        御风术想起之前可怕的场景,心中也是泛起了嘀咕:“其实我也没有干什么,就是借助风的力量,催发了这个剑树的活性,让这棵树的力量能够更好的发挥出来,这才借此,镇压了此剑。”

        虽然说得十分的轻巧,但是实则,他心中对于陈木也是愈加的钦佩了几分。

        不过,即便如此,他还是有些担忧的看向井中。

        毕竟。

        那剑太过凶狠,即便是加强了剑树的力量,怕是也难以达到完全压制。

        之前他们便吃过这亏。

        “怎么样,长青兄,可还有什么问题?”

        拔剑术也是忍不住朝着井中问道。

        万古长青诀没有立刻回答,而是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在井中仔仔细细的观察着,许久之后,方才抬头回答道:“目前来看,短期内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但是这剑诡异,我得再好好查看一番,才能定夺。”

        而就在万古长青诀说话之间。

        不远处的剑树之上。

        一道金色光芒,开始不断闪烁。

        紧随其后的,是无尽的灵光,开始在剑树之上汇聚,似是有什么东西,要在剑树之上汇聚成型一般。

        几术见状,不由眉头微皱。

        同时看向剑树。

        “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