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的功法脑补了大戏在线阅读 - 第七十章 为什么,不将我彻底震杀……

第七十章 为什么,不将我彻底震杀……

        “发生了什么?”

        “我等怎么会在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

        “快看天上,那是什么,怎么会那么霸道……”

        此时此刻,在剑冢之中麻木的那些弟子,也是从之前的状态之中回神。

        很快,他们的注意力便被天上的异象吸引。

        徐夫子身前,一道雄浑的黑色火焰,不断的焚烧着,朝着徐夫子席卷而去。

        火势越来越汹涌。

        徐夫子似是被牢牢的锁定在其中,难以行动丝毫。

        周身之上,剑气不断的逸散,似是无法抵御这等火焰。

        溃不成兵。

        “完了……”

        看到这一幕,徐夫子只感觉周身冰凉,难以动弹丝毫。

        只是,就在他已经放弃抵抗的时候。

        这火焰似是失去了燃料,迅速消散,最终,完全焚烧殆尽,消失的无影无踪。

        徐夫子静静的驻立在那里,静静的看着,额头之上,冷汗不断的跌落。

        那一刻,那一道剑气,距离他仅有一步之遥。

        这一步,似是天蛰一般,永久定格。

        他的身后,早已被汗液浸湿。

        他能感受到,在面对那一剑的时候,比之不久之前,面对镇渊剑,还要无助。

        最开始,他是震惊。

        可是震惊过后,便是恐惧,无尽的恐惧,对于未知的恐惧。

        刚才那一股力量,似是带着一种极尽的杀伐之意,那一剑之下,几乎将他这个活了数百年的老怪吓破胆。

        他此生,虽然年轻的时候与人对战无数,但是从未感受过,那么恐怖的气息。

        恍若那一剑之下,没有任何的生灵能够生还。

        可是,就当他以为他将要被那一剑诛杀的时候,那一剑的气息,却是消失了。

        无声无息,悄然退去。

        “为何,我能活下来?”

        “为什么,不将我彻底震杀……反倒是留我一命……”

        徐夫子喃喃。

        心头无尽疑惑萦绕。

        很快,徐夫子便想到了一种可能。

        警告!

        那一剑,是警告,是为了剑冢之中,数以万计天剑宗弟子鸣冤的一剑。

        并非是不能将自己诛杀。

        而是没有必要。

        或者说,还需要自己完成什么未完成的使命。

        如此一想,徐夫子的内心深处,更加无法平静。

        “难道,我借天剑宗弟子生机祭剑,欲要以五行剑加固剑冢之下的封印,这种做法引起了天剑宗某一位隐世大佬的不满?”

        “故而这才降下那惊天一剑,警告于我?”

        “可是,天剑宗若真的有隐世大佬的话,为何还会坐视天剑宗的衰败而不管不顾?”

        “又为何,在最后一刻,留了我一命?”

        徐夫子喃喃。

        那一剑,始终在他的脑海之中挥之不去。

        恍若是梦魇一般。

        恍惚之间,他竟有一种错觉。

        那一剑,好像是最为平凡的……拔剑术?

        甚至冥冥之中,好像感受过那一道气息。

        就好像,那一剑之下,是有人故意留下的气息一般?

        ‘我以宗门弟子生机祭剑,这一点确实是莽撞了,也是鬼迷心窍,一时之间,竟被着剑冢之下的生灵钻了空子,差点酿成大错。’

        ‘好在有前辈及时制止,否则的话,后果将不堪设想……’

        这般思考之间,徐夫子的双眼之中,也是不自觉的多了几分的凝重之色。

        心中,更是升起了无尽的悔意。

        “长老,刚才我们是怎么了?”

        这时候,有天剑宗的弟子鼓足勇气上前,有些不解的朝着徐夫子询问了一句。

        “是啊,长老,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那一道剑气,又是怎么回事?”

        “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时之间,众多弟子指着地面之上,凌乱不堪的神剑,有些疑惑的开口询问了一句。

        这话若是放在平时,徐夫子莫说是搭理,就算是看,也不会多看这些弟子一眼。

        可是今日不同。

        今日在被‘前辈’教训之后,他也是从那种极尽疯狂的状态之中逐渐的恢复。

        “没事,剑冢发生了一些小事,你们继续寻找!”

        徐夫子言罢之后,手掌微动。

        下一刻,地面之上,五柄长剑,从不远处飞出,落入到了他的手中,正是五行剑。

        此刻,每一柄五行剑之上,都是或多或少的,沾染了一些神秘的气息,让原本充满生机的五行剑,失去了往日的活性。

        徐夫子见状,摇了摇头。

        下意识的便是要传输剑气进入到五行剑之中。

        可是下一刻,他却是僵在了原地。

        ‘五行剑,似乎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祭炼过……’

        ‘是……前辈的火焰??’

        ‘难道,前辈虽然表面上将此上的生机抹除,但是暗中,却是帮我将此剑祭炼了一番?’

        越是这般思考。

        徐夫子的脑海之中,越是震惊。

        他先入为主,已然将拔剑术的那一剑,认定为是天剑宗某个先辈的惊鸿一笔。

        所以脑海之中,才会不由自主的想到这些。

        “等等,这长剑之上,似是有一丝丝神秘的气息!”

        很快。

        他便是察觉到了长剑之上的气息,这倒气息,让他有些熟悉,恍若是在什么地方感受过。

        一时之间,不断思索,始终想不起来,是在什么地方见过。

        深呼一口气。

        他将手中的长剑别在腰后,正要行动,忽然之间,身躯一僵。

        “那气息,好像是那个杂役的气息,莫不是前辈认可了我之前的想法,让我尽快的将那杂役收为门徒?”

        如此一想。

        徐夫子眼中,又是多了几分的激动之色。

        “如此说来,倒是我之前在那杂役屋舍的一番言辞,让那隐士的先辈觉得有些赞同,故而今日,这才留了我一命,欲要让我,完成之前的计划,重振我天剑宗的威严,将此封印,重新填补!”

        “这是大事,怕是耽搁不得。”

        “若真是如此,明日便将那个小子收入我的门下……”

        “不对,不必明日,还是今晚便先收下,免得夜长梦多。”

        越是思考,徐夫子双眼便越是明亮,眼神之中,也是愈加的多了几分的青冥。

        思考之间。

        他扫了一眼不远处的天剑宗众弟子。

        “此间寻找陆琉璃,尔等皆有功劳,今日可在剑冢之中,继续寻求机缘,但尔等切记,莫要随意步入剑窟,否则的一旦被剑窟之中的剑气侵蚀,神仙难救!”

        言罢之后,他也是摇了摇头。

        神羽峰之中,陆琉璃的生命碑牌尚在,代表着陆琉璃还活着,可是动用这般多的弟子,寻找了一整天都未曾找到。

        在徐夫子看来,此女多半凶多吉少。

        要么这陆琉璃便是被卷入了剑冢深处不可知之地,要么多半,就是被卷入了剑窟之中。

        若真是被卷入剑窟,怕是即便是他,也无力回天。

        不过虽然心中这样想着,但是看到这些天剑宗弟子希翼的双眸,他也并未开言劝阻。

        而是留下五行剑之中的木剑,用于保护这些弟子。

        紧跟着,身形一闪,便是朝着陈木的屋舍而去。

        ……

        在此之前,陈木屋舍外,随着几术的离开,冷梅的身影,已然悄然莅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