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的功法脑补了大戏在线阅读 - 第七十五章 昨晚你一直在听?

第七十五章 昨晚你一直在听?

        三人朝着剑冢的方向急速的前行。

        一路之上,周风不断的偷瞄着陈木,眼神之中,透着好奇。

        他不明白,在那样的状况之下,这陈木到底是如何活下来的,

        一名杂役,无论是偷窃,还是袭杀外门弟子,这都是重罪,在天剑宗的法则之中,几乎必死。

        但是这个少年却又奇迹般的活着。

        不仅活着,而且还得到了冷梅的赏识,亲自护送他前往剑冢的?

        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甚至不知道为何,他隐隐有一种感觉,陈木与他昨天白天相见的时候,似乎变得有些不一样的,至少,从便面上看,陈木变得更加自信了。

        这种自信,透过气质,逸散而来。

        这并不是他第一次参加试剑大会。

        实际上,周风在之前,沈三还活着的时候,就已经参加过试剑大会了,只是以他的资质,无论如何,也没办法得到神剑的认可。

        再加上沈三的死亡,他也几乎已经认命,可事与愿违,偏偏在这个时候,事情似乎出现了转机。

        冷梅带着陈木与周风落在了剑冢迁徙,这里已经聚集了数百道身影。

        虽然已经到了试剑大会的末尾,但是不乏还有诸多峰的弟子络绎不绝的前来。

        远远看起,他们身着道袍,器宇不凡,周身之上,更是有道道灵韵涌动,愈加让这些弟子神秘了几分。

        他们大都不是为了寻剑,而是为了寻人,

        大部分都是自己前来,鲜有长老亲自护送,所以陈木和周风的到来,很快便是吸引了众人的注意。

        “快看,是小青峰的冷梅,那两个人什么来历,竟能让冷梅长老亲自护送,我可是听说小青峰的冷梅长老,那可是出了名的冷若冰山,不近人情啊!”

        “不知道,看那两个人的修为并不算太高,不过那个穿杂役衣服的人看起来气质倒是不错,有谁知道那几人是什么来历吗?”

        “能让冷梅长老亲自护送,想来来历定然不凡,真不知道这两个看似平平无奇的人,究竟有什么过人之处。”

        “那个外门前几天我见过,他叫周风,是冷梅新收的弟子,至于他旁边的那位,不清楚,不过一会,倒是可以打探打探!”

        一声声议论声落在陈木的耳中,他并未在意,而是以探查术随意的扫了一眼众人,其中魔门并不算少,本是为了搜寻陆琉璃而来,可是当看到陈木的时候,这些魔门弟子明显一顿。

        试剑大会持续一个月,每天都会有弟子慕名而来碰碰运气,也会有弟子黯然离去。

        此时此刻,整个剑冢上空,无数道剑气不断的穿梭,络绎不绝,波涛汹涌。

        宛若是一层层海浪一般,不断的拍打着整个剑冢,洗礼着剑冢之中的每一个生灵。

        空中,徐夫子静静盘膝坐着,闭着双目。

        在其身下,有无数的天剑宗弟子失落的从剑冢之中离开,眼底满是黯然。

        他们为了寻找陆琉璃,在剑冢之中呆的时间太长了,又因为昨夜徐夫子入魔,抽取过他们的生气,剑气侵蚀这些人的血脉,没有个十天半个月,显然是无法彻底痊愈,此次离开,无异于是在宣告无缘试剑大会。

        周风望着浩瀚的剑冢,手中拿着一张符箓,不由的攥紧了几分,时不时抬首看一眼陈木,似是想要说什么,可是当看到冷梅冰冷的背影之后,又是忍住了说话的冲动。

        “好了,你二人且在此等候。”

        冷梅看了一眼天上的徐夫子,徐夫子也是微微睁开眸子,朝着冷梅的方向望来。

        看似是在看冷梅,实则是在看陈木。

        不知为何,今日再见到陈木的时候。

        他总感觉与他昨日所见,有所不同。

        这种不同,并非是修为,而是一种气质。

        就好像,这个小子变得更加自信了一般。

        ‘有趣,有趣!’

        徐夫子暗叹一声,紧跟着,朝着冷梅点了点头。

        冷梅见状,回身对着陈木与周风说了一句,不再停顿,身形化作一道流光,消失不见。

        “可算走了!!”

        周风见状,常舒了一口气,不知不觉之间,掌心的汗液已经浸湿了符箓。

        “陈兄你是真的牛啊,竟然能在冷长老手中活下来,还让冷长老亲自护送……”

        周风说话之间,声音越来越小,说到最后,直接就没声了,怯怯的抬首看了一眼陈木。

        “陈兄,我是不是……说错话了?”

        “没有啊。”

        陈木摇了摇头,反问道,“师兄你是不是来过这剑冢,给我讲讲这剑冢的事情呗。”

        “这你算问对人了,我给你说,这剑冢里奇怪的很,里面的剑气极为的复杂,若是陈兄进去了,一定莫要乱来,免得被这之中的剑气所伤,伤及灵……”

        ‘脉’字他没有说出来,因为他忽然反应过来,陈木体内,好像并没有灵脉,这点在小青峰并不是什么秘密。

        可是,没有灵脉,他来剑冢作甚?

        神剑认主,不都是要灵脉契合吗?

        气氛一下子就僵住了。

        周风意识到自己又说错话,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圆回去。

        陈木也没有多说什么,还在静静的看着剑冢,四周有不少破空声传来,是各峰弟子在争先涌入剑冢。

        他没有着急,而是暗自运转自身的灵气,以探查术巡视了一圈四周,发觉彻底没有魔门弟子之后,方才长舒了口气。

        偶然抬头,便见徐夫子还在笑眯眯的盯着自己看,想到昨夜的事情。

        他不知道徐夫子为何会让他入剑冢,但是既然来都来了,正好可以见识见识剑冢的奇特。

        “陈兄咱们进去吧,这剑冢外围剑气最为稀薄,对咱们来说应该无碍!”

        周风看到陈木僵在原地,以为陈木是因为没有灵脉的话自哀,不由得开口提醒了一句。

        说话之间,率先朝着剑冢行去。

        陈木听后,点了点头,

        “行,那咱们进去吧。”

        言罢,径直朝着剑冢走去,同时开口问道:“对了师兄,昨晚我与冷梅长老说话,你一直在听?”

        听到这话,周风不由得身体一僵,下意识的愣在了原地。

        而陈木已经一个闪身,步入了剑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