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的功法脑补了大戏在线阅读 - 第九十章 拿起来了?

第九十章 拿起来了?

        “陈兄,你既然已经得到了葬剑花的认可,此番出去,定能成为天剑宗的内门,不,是亲传弟子,甚至是圣子……”

        周风忍不住说着,他是真的替陈木感到高兴。

        但是很快,他又是黯然了下来,因为他发现,自己与陈木的差距,似乎越来越大了。

        若是陈木真的成为了圣子。

        那么毫无疑问,自己连见恩人的机会,似乎都没有了。

        “圣子吗?”

        陈木摇了摇头。

        梦中,那个少年似乎便是天剑宗的圣子,甚至,更是有‘胜天半子’的尊称。

        只是最后,也不过是落得一个身死道消的下场罢了。

        想要在这万族峥嵘的天下生存下去,活着,才是根本。

        至于什么‘胜天半子’的名号,陈木此刻,却是根本不曾在意。

        名头越大,越容易招惹来敌人。

        陈木此刻,能明显的感受到,这剑冢与他,有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这剑冢在无形当中,便相当于他的灵脉,一个蔓延数万里的磅礴灵脉。

        只可惜,这个灵脉他带不走,而且,这其中的剑气,并非是源源不断的,总有一天,会随之耗尽。

        摆了摆头。

        陈木放下了脑海之中的思绪。

        “算了,咱们出去吧……”

        陈木最终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深深的看了一眼周风,淡淡的说了一句。

        他本想让周风沉眠在此,但是后来想了想,又觉得大可不必。

        知道了便知道了,或许知道了,还能省去很多的麻烦。

        看到陈木那深邃的目光,周风顿时精神抖擞。

        ‘看我了,看我了,恩人看我了,恩人出去以后,一定不会忘了我的,这一眼,便是对我的认可。’

        ‘我一定不能辜负恩人的栽培,尽心尽力,为恩人效力!’

        如此一想,他的内心深处,愈加的振奋了起来,原本的阴霾,也是在这一刻,消失的无影无踪。

        甚至隐隐之间,已然将陈木当作了偶像。

        “好,恩……陈兄说什么就是什么。”

        说话之间,他为自己打气,眼眸之中,也是多了几分的坚毅之色。

        陈木没有理会他,只是自顾自的观察着四周。

        这一片剑冢,此刻在他眼底,愈加的亲和了几分。

        他知道,地表,只是剑冢的冰山一角,真正的剑冢,绵延于地下。

        不过他并没贸然探索。

        而是带着周风,缓缓的朝着剑冢之外走去。

        ……

        不知道过了多久。

        陈木在一把断剑面前停了下来。

        此刻,二人已经接近出口。

        相比于之前热闹非凡的场景。

        此刻的剑冢,显得有些荒凉,只有徐夫子盘膝坐在天空之上,周身铁锅围绕周身飞舞,静静的稳固着剑冢。

        当看到陈木出现。

        徐夫子下意识松了一口气。

        他未曾注意到,已经步入化圣境的他,竟会因为一个小辈的去留,产生这般的情绪波动,这本不该出现在他的身上。

        ‘那小子在干什么?为什么在那里停了下来?’

        ‘等等,是我放的那把断剑,莫不是前辈已经告知了那个小子我的计划?’

        徐夫子看到陈木停顿,不由得暗自思索,目光下意识落在陈木的周身。

        ‘不过,倒是可以借此机会,看看这小子周围规则的改变,说不定对我后续参悟规则有所帮助!’

        如此想着,徐夫子将目光望向了陈木。

        “没……没有改变规则!这怎么可能!”

        这下子,徐夫子彻底凌乱了。

        因为他本以为,‘前辈’是更改了陈木周身的剑气运行规则,所以这才能让陈木周身,不曾受到剑气迫害,可是此刻,在他的观看之下,压根就不是那么回事。

        此时此刻,在他眼中,陈木周围的规则,没有任何的改变,而陈木的身躯与剑冢宛若融为一体。

        但是他目光所及,却是能清晰的看到,陈木周身,所有的剑气,自动避开。

        这一幕,几乎颠覆了他这个化圣境强者的认知。

        他再也按捺不住好奇,纵身一跃,已然落在了陈木的面前。

        在他的身后,数百个铁锅排成一排,如游龙一般,甚是威武。

        “长……长老!您怎么下来了。”

        看到徐夫子落地。

        周风不敢大意,连忙行礼,暗自观察着徐夫子身后那宛若游龙一般的铁锅大队,暗叹什么时候长老换品味了,同时用胳膊碰了下陈木。

        “长老!”

        陈木倒是没有含糊,也是顺势行礼。

        “你二人能从剑冢之中归来,也算是你二人的机缘,怎么样,此行,可有所获?”

        徐夫子听后,满意的点了点头,同时一边观察,目光多是落在陈木的身上,开口询问了一句。

        听闻此话。

        周风一愣,正要将此行经历讲出来,可是发现重要的细节他压根就不知道,不由得闭上了嘴巴。

        ‘此等好事,我说了算什么,而且长老身后那长如龙一般的铁锅大队,应当便是为了给恩人接风洗尘用的。’

        ‘说起来,倒真是有些饿了?’

        如此一想,周风不由得摸了摸肚子,又是看了一眼徐夫子身后的铁锅。

        下意识的看向了陈木。

        “没什么。”

        陈木摇了摇头,随口回应了一句,同时又是将目光看向了那一把断剑。

        这断剑他认识,正是梦境之中,那一把天元剑。

        只是在梦境中,天元剑是完整的。

        此刻不知道什么原因,竟断成了两半。

        “没什么收获?”听到陈木的回答,徐夫子倒是并不意外。

        脸上闪过一丝丝的得意,看了一眼陈木,又看了一眼地上的断剑,方才笑着说道:

        “没关系没关系,这里还有一把剑,此剑虽是断剑,但是看起来就气息不凡,若是你能成功拿起,老夫倒是可以做主,将你收入天剑宗也并非不可。”

        说话之间,他便是暗自施法,打算在陈木放弃的那一刻,打开禁止。

        这断剑本就是他为陈木准备,为了防止意外产生,更是刻意施加了十八道禁制。

        然还不等他有所动作。

        便是看到陈木弯下了身子。

        看到这一幕,他不禁摇了摇头。

        ‘这小子,虽有前辈相助,但是终归是性子急了一些。’

        思考之间,他决定先考验考验陈木的耐心,故而并未立刻解开断剑之上的禁制。

        打算待到陈木打算放弃的时候,再让断剑飞出,配合上一些异象,到时候也好名正言顺的让陈木成为天剑宗的弟子,同时也好打压打压陈木的锐气。

        然而,就在他思量的时候,陈木已经将那断剑拿在手中,缓缓的站起了身子。

        “拿……拿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