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的功法脑补了大戏在线阅读 - 第九十九章 剑斩劫兽,苍穹落血。

第九十九章 剑斩劫兽,苍穹落血。

        天地,随之定格。

        整个空间,恍若是被一道神秘的力量封锁,难有任何的气流涌动。

        几个术法,也同样被定格在了原地。

        陈木缓缓的站起了身子,纵身一跃,朝着天穹之上而去。

        陈木的动作很慢,慢到众术恍若都能看清楚陈木每一个动作,甚至能看到陈木周身,忽然涌出的黑色火焰剑气,然而他们想要迎接陈木,但却又诧异的发现,四周的空间,宛若是一片泥潭一般,让他们难以移动。

        在他们的目光之中。

        陈木手中,葬剑花所孕育的黑色神剑浮现。

        一步一步,闲庭若步。

        朝着那正在袭击拔剑术的兽爪而去。

        那兽爪不知是何等生物的爪子,在兽爪的鳞片之上,无数的电弧涌动,一层厚重的劫气不断涌动,即便是这一片空间被定格,仍旧可以看到兽爪之上的劫气在不断跌落,冲刷着这一片大陆。

        在陈木身后,浩瀚的树影若隐若现,正是那群空间之中的剑树。

        此刻,剑树似是受到了影响,在其上的两颗道果,皆是散发着淡淡的光芒。

        天劫当前,剑树自动护主。

        剑树每一次摇曳,众术都能感觉到,一道比劫气还要霸道的剑气,从剑树的四周逸散,填充这一片空间。

        “这便是传闻之中的劫兽吗?那场大梦之中,却是有染劫兽之血有助修行的说法。”

        陈木看着不远处的兽爪,喃喃自语。

        “辛苦了!”

        陈木来到了拔剑术面前,轻轻一碰,拔剑术便被他收入了群空间之中。

        没有停步,陈木手中长剑,缓缓抬起。

        此刻,劫气若是飞流之下的瀑布一般,缓缓落下,冲刷着陈木的周身。

        似是要将他的肉身腐蚀。

        然当这些劫气碰到陈木的时候,却都是他身上黑色的剑气之火驱逐。

        “很厚重的劫气,用来御敌,应该不多,只可惜,比我的剑气,似乎还差了不少。”

        陈木望着不断跌落的劫气,轻笑开口,声音不大,中气十足。

        一字一句,说的尤为的简单。

        宛若神音,传遍这片天地每一个角落。

        这并不是陈木有意为之。

        而是这个天劫带来的影响。

        天劫来时,已然有意扩大影响力,震慑世人。

        却不曾想,被这个少年,以这样的方式,加以打破。

        而这些声音落在天剑宗众人的耳中,皆是宛若惊涛骇浪一般,难以淡然。

        这到底是何人突破,竟能放出如此狂妄的话语,竟要以劫气御敌?

        他们多年未曾见过天劫。

        但是单单是一丝一毫的天劫劫气,便足以压的他们喘不过气来。

        如今这少年竟口出妄言,要以剑气镇压劫气??

        我天剑宗,何时出了这样一位老祖?

        无数的峰主穷极目力,欲要堪破正阳峰的结界,然在他们眼中,除了无尽雷劫与灰蒙蒙的劫气之外,便是那空气之中,淡淡的剑气,除此之外,再也看不透其中丝毫。

        “你的身上,为何会有如此古老的气息。”

        劫兽的爪子被定格在原地,厚重的声音,宛若是浩瀚的神音,自天穹之中传出,带着疑惑。

        此时此刻,伴随着劫气的不断跌落。

        徐夫子已经能感受到,整个剑冢正在不断的复苏,无数的神剑,似是要在这一刻尽数出鞘一般。

        剧烈抖动。

        地面之内,那镇压着小塔的七柄神剑,也是在这一瞬间微微颤动。

        小塔此刻,也是不断的抖动着。

        每一次抖动,从其中,都有一团黑色气体溢出。

        这些气体,每一次溢出,都会让附近无数的神剑腐朽。

        恍若是其上,夹杂着无尽的腐朽之力一般。

        整个剑冢的情况,瞬间变得糟糕了无数倍。

        ……

        与此同时,陈木手中的黑色长剑,斩在了劫兽的兽爪之上。

        “噗……”

        几乎是在斩到兽爪的瞬间。

        四周的时间流速骤然变快,一层汹涌的气浪,从兽爪和长剑碰撞之间,逸散开来。

        气浪似是将整个天地斩断,让整个天地的灵气在瞬间分割,形成了上下两层。

        下一刻,陈木的长剑,穿破了厚重的劫气,刺入到了劫兽的爪子里。

        几乎霎那,淡黄色的血液喷涌而出,浇灌在长剑与陈木的身躯之上。

        百年劫兽。

        几乎是在接触到劫兽血液的瞬间,陈木身后剑树上,如同血滴一般的道果开始闪烁起猩红的光芒。

        与此同时,陈木得到了这只劫兽的简单讯息。

        “唰!!!!”

        与此同时,一道剑气将那劫兽的手臂直接贯穿。

        无尽雷海,瞬间便是被这一道长剑撕裂,一分为二。

        云层之下,一处诡异的空间裂缝之中,劫兽崩碎的爪子快速的收缩,与此同时,那个空间裂缝,也在不断的缝合着。

        天剑宗众人瞳孔皱缩,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无论如何,他们都没有想到。

        那恐怖的劫兽竟被一道剑气斩退,更没有想到,剑气竟能将劫兽斩伤。

        “唰。”

        一声声轻响不断的在虚空之中回荡,剑气与雷海,几乎在这一瞬间,全部消失的无影无踪。

        与此同时。

        道道淡黄色的劫兽之血,从天穹之上落下,落在了正阳峰之上,浇灌在这一片大地之内。

        陈木落地。

        “砰!!!”

        一声巨响。

        陈木整个人,直接将地面压塌数百米。

        在他的周身之上,一道道淡黄色的血液,如同跗骨之蛆一般,牢牢沾着,其内,厚重的劫气,似是连苍穹都能压倒一般,不断的镇压着陈木的身躯。

        这是禁忌之物,是劫兽之血,亦被称之为苍穹之血。

        即便只是一只百年劫兽。

        其血液一滴重量,便宛若一座巍峨巨山。

        常人莫说沾染,纵是吸一口劫气,都难以承受其中力量。

        全身骨骼崩碎。

        更不要说陈木这般,周身几乎被劫兽之血覆盖。

        正阳峰,俨然化为了一片劫狱。

        “噼里啪啦!”

        劫兽之血中,道道雷霆在不断的涌动着,似是在宣泄着不满。

        然这些雷电,在闪烁的一瞬间,皆是被陈木的周身吸收。

        陈木闭上双目。

        在他的身后,一条剑气长河,连绵数里,悄然的流淌而下。

        正是陈木的外在灵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