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的功法脑补了大戏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三章 劫兽之血的作用

第一百零三章 劫兽之血的作用

        似是看出了众人的不解。

        霸祖轻叹了一口气,轻声说道:

        “准确的说,这把剑,是我拥有的第一把剑,当年我入剑冢,获得的便是此剑。”

        众人听后,皆是纷纷皱眉,眼底之中,透着不解。

        陈木更是皱紧了眉头。

        因为在梦里。

        这把剑,可不是这个霸祖的佩剑,也不是存在于剑冢之中,而是在那‘不存在的剑山’之上,最顶端的剑。

        此剑,名为天元,意为此剑所在之地,便为天地中心。

        看到陈木皱眉,霸祖深深的看了一眼陈木,他现在相信,陈木真的应该是知道一些什么。

        不等陈木开口询问,便是继续解释道。

        “不过我虽然获得了此剑,但我却并非是此剑的第一任主人,准确的说,我都不配称之为其主人,因为在我获得这把剑的时候,他虽然完整,但是其内并无剑灵。”

        听到这话,陈木方才恍然。

        只是他不明白。

        自己为什么会梦到天元剑第一任主人的经历。

        而看到陈木的反应,霸祖眼眸之中,闪过一丝丝的神光。

        这一刻,他相信陈木的天劫,或许真的是梦到的。

        似是看到了生的希望,他咧嘴轻笑了一声。

        朝着众人继续说道:“当年我入剑冢,获得了此剑,名震整个天剑宗,那时候,天剑宗虽然衰败,但是还没有如今这般衰败。”

        “我不知道你们对于剑的等级是如何划分的,但在当时,此剑虽然没了剑灵,依旧可以称之为是神器。”

        “在那个年代,兵器的等级有着明确的划分,就拿剑冢之内的那些剑来说,大多数不过是圣器,只有少量的剑能够跨越圣器的阶段,步入仙器的行列,而仙器之上,才是神器。”

        霸祖说话之间,扫了一眼在场众人。

        “至于你们手中的佩剑,大多数不过是灵器,甚至连灵器都称不上。”

        (兵器的等级:灵器、圣器、仙器、神器……)

        霸祖言罢之后,眼底之中,露出了些许的孤傲。

        这是属于他青春的孤傲,亦是他岁月之中,最为辉煌的时刻。

        可以想象,少年儿郎,在青春年华,获得了天元剑的认可,该是多么的意气奋发。

        “后来呢,他是如何断的。”

        正在他沉醉在回忆的时候,陈木的声音,打断了他的追忆。

        这一声询问,也是将众人拉回了现实。

        是啊,既然是神器,那此剑又是如何断的。

        听到陈木的问话。

        霸祖先是一愣。

        紧跟着,嘴角微微的抽了一下,

        “这不重要!”

        “真的不重要吗?”

        陈木反问。

        霸祖有些迟疑,没有回答,而是笑问道:“你知道这把剑为什么即便是没有剑灵,即便是断了,还能保证万年不朽吗?”

        陈木没有回答,相对于这个问题,他更想知道的是,既然这一把剑是神器,又为何会在使用的过程之中断裂。

        或者说,是什么样的攻击,能让那样一柄剑断裂。

        这是他好奇的地方。

        霸祖显然是有意在隐瞒什么,并未回答。

        看到陈木那凝重的目光,霸祖明显有些不自在,不过却也是没有过多的解释。

        而是自顾自的继续说道:“那是因为,这把剑的上面,沾染了劫兽之血。”

        伴随着这一句话的说出。

        霸祖的眼眸之中,愈加的浑浊了几分,牢牢的锁定着陈木,似是想从陈木的面容之上,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然而很快,他却是失望了。

        从陈木淡然的表情之上。

        他可以清晰的肯定,即便陈木召唤了天劫,也绝对未曾真正领略过劫兽的风采。

        因为见过劫兽的人,不该是这般反应。

        他们会畏惧,他们会胆怯,他们会不由自主的颤栗身躯,但绝对不会是陈木这般反应。

        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是天元剑主。

        “老祖,何为劫兽?其血竟有这般功效?”

        不等陈木询问,周边便有人开口。

        霸祖沉吟片刻,开口解释道:

        “当年,我为了突破,曾探索过这天地之间许多的秘闻,其中,关于劫兽的描绘不多,有一句记得倒是颇为清楚。”

        “其上写的是‘十年劫兽血为白,滴血重若上古巨兽,其血染古器,可护古器不受岁月侵蚀。’”

        每每想到这一句话,他的心都难以安定。

        不由得又是摇了摇头。

        十年,那仅仅只是十年的劫兽啊。

        便有如此威能。

        至于百年千年劫兽,他想都不敢想。

        因为功效与实力是匹配的,十年劫兽血有这般功效,那便证明十年劫兽的实力,非一般人所能匹敌。

        只可惜,他追寻一生,都未曾看到天劫,更不要说传闻之中的劫兽了。

        而听到他的话,四周众峰长老皆是倒吸一口冷气。

        他们虽不知道那劫兽之血到底代表着什么。

        但是从那‘可护古器不受岁月侵蚀’便不难看出,这劫兽之血的份量该有多重。

        陈木却是嗤之以鼻。

        劫兽之血若是真有那般功效的话,这天元剑的剑灵又为何会缺失,天元剑又为何会断?

        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在陈木看来,劫兽之血固然珍贵,但是绝对没有此人说的这般珍贵。

        不过日后,倒是可以研究一番。

        似是看出了陈木的不屑,霸祖轻笑着说道:

        “小友这般,是不相信?”

        “你若是真与那天元剑主有缘,应该也梦到过,天元剑主手持天元,剑斩苍穹的场景吧?虽然那只是传闻,我也未曾亲眼见过,但是却是在整个天元大陆,广为流传的传说,是不争的事实。”

        “你之所以会有这般反应,应该是因为你得到了天元剑主的真正传承,以为劫兽是任人宰割的凶兽,但你不知道,世间,唯有天元剑主当年可以那般视劫兽如蝼蚁,拔剑斩天。”

        “你,不过是他的传人。”

        这话他说的并非是虚,当年他获得天元剑之后,初时也是不屑。

        可是当他开始搜寻天元剑主的消息,得知天元剑主所做过的一切之后,方才明白,那传闻之中的天元剑主是多么的强大。

        说话之间,他话锋皱转。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如今的我,只想知道,你到底得到了天元剑主留下的什么!!!”

        寿元无几,让他几近疯狂。

        伴随着他的这一句话说出,四周的空间,瞬间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封锁。

        所有人都感受到了,在霸祖周身之上,一股充盈的死气,正在蔓延。

        陈木见状,正要抬手。

        却是感觉身后劫气在快速收缩,

        与此同时,一道身影从劫气笼罩之地走出。

        正是周风。

        而那些劫气,正在疯狂的朝着周风的后背涌入,似是被周风不断吸收。

        看到这一幕。

        霸祖不由得一愣,惊叫出声。

        “渡劫的人不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