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的功法脑补了大戏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章 洞天

第一百一十章 洞天

        碑文之影一剑斩下,血色剑气长河瞬间浮动,霎那之间,霸道的力量,便是将四周崩碎的空间稳固,朝着陈木周身,席卷而来。

        “砰!”

        两道剑气相撞,    掀起阵阵的涟漪,引得四周空间持续崩碎。

        “噗……”

        紧跟着,那碑文之影的血色碑文剑气如草木一般,几乎瞬间,便是被陈木的剑气贯穿。

        那碑文之影似是看出了其中的凶险,顾不得继续出剑,    抬手之间,    便是一个血色碑文遍布的盾牌,    从他手中浮现,朝着前方微微一震,拦在了身前。

        陈木身形到来,手中长剑,迎面刺入了盾牌之中。

        直接贯穿,刺入到了那碑文之影的体内。

        剑气并没有因此停滞,而是继续朝着其身后的石碑而去。

        “砰!!!”

        一声巨响,剑气砸在石碑之上,被石碑之上的一层血色薄膜拦下。

        然那薄膜只是坚持了片刻,便是直接崩碎。

        剑气随之贯穿石碑,绵延数万里,方才消散。

        而那石碑,并没有因为陈木这一剑而彻底崩碎,只见那石碑像是有生命一般,一道道的血液,开始从其内涌现,转瞬,    便是将整个石碑覆盖。

        然下一刻,却是看到陈木已经来到石碑面前,    手中长剑之中,剑气连绵不绝,开始在石碑之上不断斩落。

        引出阵阵的涟漪,四周空间不断崩碎。

        群空间众功法看到这一幕,都是直接愣在了原地。

        拔剑术更是呆在原地,满脸涨的通红。

        ‘这……原来剑气还能这么用??’

        ‘我等与老大相比起来,当真是太弱了!!’

        而不远处的石碑之上,密密麻麻的碑文在陈木每一剑落下之后,便会被斩断一分,短短时间,已经被分割成了无数份,落在地面之上,失去了活性。

        石碑似是有灵。

        在感受到这些变化之后,更是剧烈的抖动了起来,似是要拔地而起,逃出陈木的攻击范围。

        陈木只是静静的舞动着手中的长剑。

        随着每一次挥舞,他手中的长剑,便会有一道剑气迸发而出,    短短时间,已然斩出了三十多剑。

        他以碑石为基础,    在尝试还原梦中天元剑主的斩天剑意。

        在梦中,天元剑主手持万千剑气汇聚而成的天元剑,胸中若有浩瀚星河,眼底满是无敌之意,那等威势,纵使天地,也须让步。

        而现在,他的剑气虽然能够崩碎这一方天地的规则,但是却始终无法达到无敌之境。

        更无法破开这一方天地的束缚。

        也就是说,看似强大的他,此刻仍旧处于被动。

        一旦他体内的剑气消耗殆尽,一样会被这一方天地镇压。

        唯有彻底领悟斩天剑意,才能彻底的从这一方天地的束缚之中挣脱。

        这不是招式,而是剑意。

        足以睥睨天下,所向无敌的剑意。

        想要领悟这斩天剑意,便必须要在殊死搏杀之中,不断的磨砺自身。

        天元剑主当年,是被那苍穹之上的劫兽借助无尽的天道威压镇压,必须斩天。

        而陈木如今,是被这诡异的石碑囚禁,若不破局,定会在石碑的不断镇压之中,彻底迷失自我。

        这几乎是无解的。

        而随着陈木的动作,地面之上,已经凝聚出了一个血潭。

        那石碑就像是悬浮在血潭之中一般。

        无数道的碑文之影,开始从血潭之中,缓缓的浮现。

        这些血潭之影并没有轻举妄动。

        而是静静的驻立在不远处,似是在等待着什么。

        “陈兄,似乎有点不对劲啊,你看地面!”

        周风率先发现了异常,忍不住朝着陈木爆喝一声。

        此时此刻,他并没有受到任何的袭击,恍若是这些碑文,并不能看到他一般。

        而在他身后。

        那无尽的金色藤蔓,此刻也在不知不觉之中,延展了出来。

        密密麻麻,将他完全包裹。

        显然。

        他得到了天元剑主的传承,并不会受到太多的影响。

        陈木听后,也是皱了皱眉头,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按照他的计算,这石碑并不算强大,按理来说,之前的任何一剑,便足以将其崩碎。

        可是事实上每一道剑气都足以将这石碑劈开一道裂缝,但是始终无法让整个石碑崩碎,就好像冥冥之中,有什么东西,阻隔了石碑的崩碎。

        “规则之力吗?还是别的什么东西?”

        正在陈木思索之间。

        “嗡!!!”

        忽然。

        一道钟声从石碑上空的古殿之中传出。

        下一刻。

        陈木感觉整个身体似是受到了束缚,被牢牢的钉在了原地。

        如同这一片空间,已经因为这个钟声,被冻结了一般。

        “怎么回事?”

        陈木暗自皱眉,眼底之中探查术逸散出无尽光芒,细细的查看着四周。

        然而,任由他如何观看,却都是被一片血雾覆盖,无法探其根本。

        陈木眉头微皱,深吸了一口气。

        闭上了双目。

        额头之上,剑树虚影悄然浮现。

        与此同时,在剑树之上,那颗宛若血滴一般的‘道果’,开始散发出层层血色剑气,这些剑气不断涌动,最终,朝着陈木的双眸汇聚。

        探查术查探到他的意图,不由惊呼:“主公,这一股力量太过于庞大,若是贸然使用,怕是会让您双目失明。”

        她的话音刚落,陈木的双目便已经睁开。

        此时此刻,他的双目已经变成了血红色。

        在双目之中,道道的剑气,在不断的凝聚,与此同时,一道血光,沿着陈木的双目,迸发而出。

        这血色剑气披荆斩棘,似是将四周的规则一并斩碎,将这一方寰宇,一并洞穿。

        猩红色的目光之下,那整座石碑的真实场景,已然在陈木的面前彻底展现。

        那哪里是什么石碑,分明是一座巍峨至极的黑色洞窟。

        在那洞窟之中,密密麻麻的血色碑文不断的缠绕着,似是在书写着什么东西。

        在洞窟上方,悬挂着一个古钟,古钟之上,碑文最为浓密。

        古钟之上,是碑文之力构筑的大殿,大殿之中,因为陈木剑气的缘故,零零散散落了一地的碑文碎片。

        ‘我推测的果然没错,此果的剑气,不仅能帮我推衍,更是能帮我洞穿虚妄。’

        陈木喃喃。

        此刻,第二颗‘道果’之上的光芒已经极度薄弱。

        而陈木也终于想起了那石碑之上碑文的真正含义。

        其上写的是:洞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