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的功法脑补了大戏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五章 被改变的天地规则

第一百一十五章 被改变的天地规则

        “说真的,你有几分把握?”

        御风术撞了撞拔剑术,言罢之后,有些好奇的问道:“听你这话,可是想到了什么提高实力的办法?”

        “办法?老大现在都是越级挑战,没有到达那个实力,便无法触碰到规则,    连规则都没有办法触碰,又有什么办法能够提高实力。”

        拔剑术无奈的耸了耸肩。

        他说的是事实。

        对于他们而言,这几乎是无解的难题。

        陈木可以依靠麒麟步,短暂的无视规则。

        但是这一副身躯终归只是引气境,一个引气境的身躯,连规则之力都看不到,    又怎么可能触碰到规则。

        无法触碰规则,便不可能在规则之下,与能改变规则的力量战斗,这几乎是无解的。

        听到这话,众术不由得将目光看向了万古长青诀。

        “你们别看我,主人这一副身躯提高的速度已经够快的了,如今刚刚领悟外在灵脉,若是继续贸然拔高实力,怕是会留下后患。”

        “而且主人也说过,实力和境界并不挂钩,我们不能用境界当借口,谁说境界不够,实力便不够的?你看看人家!”

        万古长青诀说话之间,瞥了一眼麒麟步的术法胚胎。

        听到这话,几术又是沉默了。

        ……

        外界,陈木带着周风,来到了剑冢的边缘,剑冢被黑雾笼罩,黑雾之中,似是有什么生灵,正在哀嚎。

        没有停顿,    陈木一步,便是跨入了剑冢之中,周风紧随其后,跟着他进入了剑冢。

        几乎是刚一进入剑冢,四周狂暴的气息,便是宛若一头头上古凶兽,在不断的嘶吼着,欲要将陈木镇压。

        关键时刻,陈木额头之上剑树浮现,微微一摆,所有的镇压,尽数消失。

        而周风身后,也有金色的藤蔓浮现,阻拦四周的气息。

        行走在剑冢之中,陈木可以清晰的看到一把把长剑散落在地面之上,其上道道的剑气喷涌,似是在宣告着当年的伟岸不凡。

        只是这些气息在陈木看来,    有些古怪。

        因为他们本该沉寂,    如此散发剑气,    只会加速他们自身的泯灭。

        “这般迸发剑气,    是有什么人在暗中操纵吗?”陈木有些不解的看向四周。

        这些剑的品级虽然很高,但是也不可能无止尽的产生剑气,如今这般状态,明显有些不正常。

        陈木来到长剑面前,细细的打量着,很快,便是感受到阵阵哀嚎声,在长剑之中传出。

        那是剑灵的哀嚎。

        他们是被更高阶的神兵利器以某种方式强行唤醒,并且霸道的吞噬着他们体内的剑气和灵气,加以修复自身。

        而这个过程,会加速这些剑灵的灭亡。

        用不了多久,这些剑灵都会泯灭。

        陈木来到这些神剑面前,手掌微动,下一刻,一尊神剑的剑灵便被他安抚,重新陷入了沉寂之中。

        然而很快,那沉寂的剑灵似是被什么东西凭空吞噬一般,骤然泯灭。

        紧跟着,那一柄神剑,便是在陈木的面前,迅速的腐朽,化为灰烬。

        “嗯?竟然连这一方天地的规则,都在暗中更改了吗?”

        陈木哑然,暗中观察着。

        他能感受到,在进入这一片天地之后,这一片天地,已经发生了细微的变化。

        似是被一股神秘的气息封锁。

        虽然麒麟步能够轻易的走出去,但是陈木并没有那么干。

        因为在这一处空间之中,他捕捉到了一股能够被术法胚胎吸收的气息。

        猎物的气息。

        陈木没有继续探索,因为完全没有必要,那猎物既然将这里完全笼罩,想来,是想借助整个剑冢,修复自身。

        只是,剑冢之中,有徐夫子镇守,徐夫子极力摆出大阵,故而让这个剑冢,出现了如今的短暂平衡。

        不过陈木总感觉,这里面,或许有剑冢之下镇压的生灵的痕迹。

        或许,这背后的操纵者,是那剑冢镇压的东西。

        陈木弯腰,在那些神剑之上细细的观看着,此刻,他能清晰的看到,在那些驻立的神剑之上,正有一根根黑色的丝线,似是一段段的文字一般,静静的缠绕在神剑之上。

        陈木皱眉。

        他不清楚,正阳峰的变故,与剑冢之中的变故几乎同时产生,预示着什么,但是他总感觉,仿佛冥冥之中,有一双大手,正在操纵着这一切。

        他俯下身子,蹲在神剑面前,细细的观察着,想要回忆起其上的文字,究竟书写着什么。

        周风见状,也是连忙蹲了下来。

        开口问道:“这上面有什么不对吗?”

        不过很快,他似乎也看到了其中的文字:“这上面的是……上古祭文??”

        陈木听后,不禁一愣,回头问道:“你认识?”

        “不认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脑海之中有那么一点印象。”周风挠了挠头,轻声回应了一句,继续说道:

        “这上面的气息,是修复兵器的一种法决,大概作用,是借助这里面的欺凌,来修复另一件兵器,不过好奇怪,我总觉得这里面好像有几个字是错的!”

        “错的?”

        陈木皱了皱眉头,缓缓的站起了身子。

        他知道周风之所以认识,大概率是和他身后那些藤蔓有关,因为此刻,在他的眼中,那些藤蔓正散发着金色的光芒,庇佑着周风的周身。

        ‘这家伙,倒是有点作用。’

        陈木暗叹着摇了摇头。

        抬头看向天空。

        既然如此,那么其上的文字,应该是存在着一些错误,也就是说,这本身是一个修复兵器的大阵。

        只是经过某种特殊的方式改良之后,才让这里出现了如此变动。

        而这里的黑色浓雾,怕不是那个兵器发出的,而是那整个剑冢镇压的生灵,通过某种特殊的方式,产生的黑色浓雾。

        “这倒像是个大猎物!就是不知道吃不吃得下。”

        陈木暗叹。

        突然,他愣了愣,目光朝着四周张望,下一刻,愣在了原地。

        “我怎么感觉,这里面像是一个巨大的熔炉,在祭炼着某种神兵利器?”

        周风闻言,也是一愣:“陈兄莫要开玩笑了,这怎么可能,拿天地当熔炉,那得什么样的神兵利器才能……”

        说到这里,他忽然想到了葬剑花,如果这剑冢如今是一朵巨大的葬剑花的话,那么还真有可能,如同陈木所说的那般,祭炼着某种不得了的神兵利器,可是,有什么样的人有这样的本事,以整个剑冢为熔炉,又有什么样的兵器,能够承受这般的历练呢?

        他面带不解,一脸疑惑的看向陈木,但也是不敢妄下结论,而是仔仔细细的观察着。

        很快,他便发现如今的剑冢,真的如陈木所说的那般像是一个巨大的熔炉。

        最关键的是,这一座天地,真的在源源不断的吸收着剑气,而且其上,也存在着上古文字,那些文字,正是上古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