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的功法脑补了大戏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四章 融合逆鳞,游龙之身。

第一百二十四章 融合逆鳞,游龙之身。

        “嗡!!!”

        几乎是霎那。

        整个术法胚胎便是开始微微颤动了起来。

        紧跟着,无尽的黑色雾霭,开始从术法胚胎之中浮现。

        层层绵密鳞片,如同一道道利刃装甲一般,在术法胚胎之中悄然形成。

        短短时间,整个术法胚胎,便是化作了一尊遍布黑色鳞片,    宛若是一头幼龙一般的身影。

        在那幼龙周身,心脏位置开始剧烈的起伏,与此同时,那幼龙吞吐之间,便是一口口的神秘气息,被其吐出。

        那气息似是龙息,又似乎是剑气。

        隐秘至极,    所过之处,    竟能掀起一片片的涟漪。

        “虽然仅仅只是融合了龙之逆鳞,    但还是可以明显感受到这术法胚胎的强度拔高了数个层次,想来,我之前的猜测是没错的,若是能寻来世间奇物,这个术法胚胎还能不断成长。”

        “想来即便是诞生,应该也能不断进化吧。”

        陈木深吸了一口气。

        他不知道剑冢之下镇压的是什么,但是不用想也知道,一旦剑冢之下镇压的生灵真的释放,莫说是天剑宗,即便是整个天元大陆,怕是也要瞬间覆灭。

        他不能赌,也不敢赌。

        因为他还不够强大,还需要足够的时间成长。

        剑冢可以出事,但是绝对不可以是现在。

        深吸口气,陈木轻唤道:

        “长青。”

        万古长青诀听到呼唤,不敢大意,连忙上前拱手道:“主人,    长青在。”

        陈木道,“一会我离开之后,你们要守护好我的身体,莫要让人触碰。”

        “离……离开?”万古长青诀有些不解,但是很快也是反应过来,连忙说道:“是。”

        陈木没有多说什么,下一刻,闭上了双眼。

        紧跟着,意识在术法胚胎之中复苏。

        “唰!”

        一声轻响,原本沉睡的术法胚胎,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嗡!”

        伴随着陈木的动作。

        那术法分身周围的胚胎迅速的开始震动,很快被吸收入体内,消失的无影无踪。

        陈木便操纵着术法胚胎,站起了身子。

        尝试着行走。

        刚开始陈木还有些生疏。

        但是随着陈木的学习,很快他便是掌握了这个术法分身的基本运用。

        身体若游龙一般,悬浮在空中,每一次摇曳,都恍若可以无视规则之力,    瞬间跨出一大步,    却没有丝毫的气息波动。

        这是这个术法分身的特性。

        因为有龙之逆鳞。

        这个术法分身的防御力得到了显著的提高,吞吐之间,更是有龙息汇聚,这是这一具躯体的主要攻击手段。

        不仅如此。

        这一具功法分身最强大的,是御气。

        亦或者说是御风。

        随意一动,便是一道狂风翻滚,比之御风术对于风的操作,有过之而无不及之。

        这一切,要归功于之前御风术对于功法胚胎的倾囊相授。

        陈木尝试了片刻,满意的点了点头,纵身一跃,便是飞遁的飞出了身躯,消失不见。

        ……

        其他几术看到这一幕,都是一脸的震惊。

        他们虽然不知道陈木是如何办到的,但是却能清晰的感受到,那游龙就是陈木。

        “你说老大是去干什么了。”拔剑术望着陈木消失的背影,喃喃自语。

        “不知道,但应该是去解决此地的麻烦吧,终归是你我太弱了,帮不上主人的忙。”万古长青诀站在拔剑术的身后,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这一次不同往日,主人交代过让我等守护好身体,我们一定不能有丝毫的含糊。”

        听到这话,拔剑术先是一愣,紧跟着回首看了一眼万古长青诀:“那是自然,我温养的一剑,已经初见成效,希望没有不开眼的家伙,来打主人身体的主意。”

        “不,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万古长青诀笑道。

        “那你是什么意思?”拔剑术不解。

        “很简单,主人让我等守护这一副身躯,便是在暗示我等。”

        万古长青诀言罢,沉吟片刻,缓缓说道,“步入到新的境界,相信你对于剑道,也有了新的领悟,但是在面对之前那种生物的时候,可有无助之感?”

        “这个有!那种生物,莫说是我,即便是主人也无法用剑气伤到。”

        拔剑术兴奋的说着,眼眸之中,带着几分的神光,似是听到了什么感兴趣的事情一般,一脸激动,不由问道。

        “莫不是你有什么办法?”

        其他二术听到这话,也都是一脸的好奇。

        “不着急,先去那边坐,且听我细细道来。”

        万古长青诀见状,也是松了一口气。

        指了指不远处的桌子。

        几个术法听后,纷纷点头,来到桌子面前坐了下来。

        “长青兄,你就别卖关子了,快说快说。”

        拔剑术忍不住催促了一句。

        万古长青看了三术一眼,紧跟着,有些认真的说道:“你们觉得,我们帮不上主人的最大原因是什么?”

        “是能力不足吗?”

        随着万古长青诀的话语,他的周身如同草木一般,散发出淡绿色的光芒。

        听到这话,其他几术皆是眉头暗皱。

        要说能力不足,实际上他们每一个术法都是胸怀大志,无处施展。

        见到几术默不作声,万古长青诀方才继续说道:

        “不是,要知道,同为主人的术法,为什么主人随手创造的术法,比之我等还要优秀?”

        “那不是因为那术法真的优秀,而是因为,那是主人在使用,主人对于术法的见解更深!”

        “不知道你们注意到没有,那个术法虽然有形态,是主人亲手创立,但是却没有意识,这代表什么?”

        “这代表我们比祂更加幸运,亦或者可以再大胆点猜想,我们比祂更加优秀。”

        拔剑术有些无奈道:“可是我们就是不如他啊,这一点不可否认!”

        万古长青诀听后,先是一愣,紧跟着,认真的说道:“我本来也是这样认为的,可是现在,我觉得我们有必要清楚一句话。”

        “什么?”

        三术异口同声,疑惑问道。

        “当我们开始否定自己的时候,就相当于否定了主人为我们付出的一切,自己断绝了自己的后路。”

        “路,是自己走出来的。”

        此言一出,三术皆是哗然,面色凝重,看向万古长青诀。

        万古长青诀继续说道:“连尝试的勇气都没有了,我等,还有什么存在的价值?细细想想,近些日子,我等除了惊叹、无助、担忧之外,还为主人做过什么?”

        “现在,我有一个大胆且冒险的决定,需要诸位配合,不知道诸位,可曾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