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的功法脑补了大戏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一章 剑断了,传承也断了……

第二百二十一章 剑断了,传承也断了……

        陈木愣了一下,看了看手中的长剑。

        我要做什么?

        不对,是天元剑!

        陈木的面色沉了下来,在刚才,他被那一剑斩中之后,灵魂似是受到了抨击一般,开始燃烧了起来。

        然而,    就在这一刻,却又有一道神秘的气息,帮他稳固住了神魂。

        紧跟着,在那股神秘力量带动之下,他的身躯,竟然下意识的想要进入那木屋所在的位置。

        是屋内的生灵,和天元剑有关?

        想到着,    陈木眉头紧锁。

        如果这里的一切都是一场大局的话,那么某种程度上来说,龙眸老者算是一种鸠占鹊巢的存在。

        而这里真正的主人,从来就不是龙眸老者,而是传闻之中的天元剑主啊。

        就在这一刻,龙眸老者手掌断裂。

        紧跟着,那柄乾坤剑重新落地,辗转化为了一把雪白色的苍狼,于此同时,龙眸老者面色之中,透过几分的凝重:“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样!!”

        言罢,他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竟直接放弃了攻击陈木等人,朝着木屋深处走去!

        周风和陈木见状,都是一脸疑惑。

        而四周的凶兽,也是在这一刻,纷纷围拢了过来,短短时间,    陈木便感受到四周的气氛,已经变得极为诡异了起来。

        “四周的温度还在升高,并没有因为那个老头的离开而发生任何的转变。”

        就在这一刻,一声轻喝,从周风的口中发出。

        陈木转头,便看到周风一脸凝重,注视着四周。

        陈木注意到。

        在周风身后的外在灵脉之上。

        此刻,竟也开始焚烧起了淡淡的火焰,似乎,是周风整个人受到了区域的影响,进入了一种极为玄奥的状态一般。

        “进到屋子里。”

        “既然这里是没有成型的八卦,那么屋子里一定有八卦的阵眼,我们必须尽到屋子之中,才能找到解决麻烦的办法。”

        虽然这样说着,但是他并没有立刻行动,而是将目光看向了陈木。

        陈木听后,皱了皱眉头。

        看着四周的异兽,眼眸之中,透着思索,    许久之后,方才深吸了一口气。

        “既然如此,那么便进去看看!”

        陈木思索片刻,率先走了进去,众术与周风问询,紧随其后,也是跟了进去。

        四周凶兽看到这一幕,似是有些畏惧,一时之间,竟没有靠近屋子一步。

        而陈木在进入到了木屋之后,内心不由得一震。

        在屋子之中,堆满了一尊尊的泥塑,一眼看去,足足有上千具,那些泥塑,都是同一个外貌,从外貌之上来看,应该是一个少年,而在这些少年的腰间,都有一柄长剑,当看到这长剑的瞬间,陈木便是呆在了原地。

        天元剑!

        这些木剑,竟都跟天元剑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这些是完整的天元剑。

        这是怎么回事?

        陈木满脸的疑惑。

        而就在这一刻,陈木望向了不远处,在木屋深处,似是有一道嶙峋的身影,正蹲在地上,在祂的身上,一股诡异的火焰不断的焚烧着,伴随着这一股火焰的焚烧,在那人手中,一团团的沙粒被融化,紧跟着,便可以清晰的看到,一道人影,在那人手中成型。

        周风扫了一眼大殿:“找不到那个家伙了。”

        说话之间,似是看到了佝偻着背的老者,不由的眉头紧锁,面生戒备。

        “陈兄小心,那应该便是阵灵了。”

        而就在这一刻,那佝偻的身影忽然缓缓的站起了身子,紧跟着,在他的身后,一道模糊的身影,被拉长了无数倍,恍若一团无形的火焰,焚烧着四周一般,霸道凄厉,隐隐之间,还带着几分的狰狞之色。

        陈木见状,瞳孔皱缩。

        因为他看出来了,那是一个外在灵脉。

        就在这一刻,那身影转身。

        祂身后狭长的外在灵脉如同活过来一般,同样转过了身子,目光扫向周风身后,又看了一眼陈木,最终,落在了陈木手中的断剑之上。

        那身影一步一步走向了陈木。

        许久过后,来到了陈木的面前,凝视着陈木手中的断剑。

        忽然,祂狂笑了起来,笑容之中,带着几分的凄厉。

        “剑断了,传承也断了……”

        陈木沉默。

        其实,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天元剑主的传承,本来是要他来继承的,可是因为某些原因,他并没有继承天元剑主的传承。

        就在这一刻,天元剑突然微微一震,然后便是自主的落在了那道身影的面前。

        那身影干枯的手臂,在接触到天元剑的瞬间,竟开始出现蜕变。

        短短时间,竟已经化为了一道白哲如少女的手臂。

        祂的手臂就那样握着天元剑,看着看着,祂忽然笑了,但是笑着笑着,确有两行清澈的液体滴落在天元剑之上。

        陈木沉默,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过了好一会,那道身影方才喃喃道:“我早该预料到,他不可能成功,因为没有人,能够成功。”

        “即便是不存在剑山已经孕育出新的剑体,我还是相信,他能够回来。”

        “因为那一年,他答应过我会回来!”

        “只可惜,连他的剑都断了,看来,他是彻底的失败了……”

        说着,祂转头看向了陈木,又看了一眼周风,“你们两个人,都得到了他的传承,虽然你身上除了这把剑之外,我感受不到任何他的存在,但是我能感受到,冥冥之中,你与他,应该来自同一个地方。”

        “你来自蓝星,对吗?”

        听到这话,陈木不由得一楞,下意识的看向了那道身影。

        蓝星。

        是他最大的秘密。

        他来自蓝星,这个事情,他从未给人说过。

        可是此刻,却被一个陌生的身影,主动提起。

        陈木思考片刻,“算是吧!”

        那道身影听后,点了点头,“难怪,和他很像,灵魂里的气息,很像……”

        那身影说话之间,身影逐渐的凝聚,最终,竟化为了一个中年女子的模样,那女子周身燃烧着火焰,眼眸之中,带着一种深邃之色,仔仔细细的看着陈木,似是要将陈木看穿。

        “哎……”

        看了许久,女子忽然摇了摇头。